后鼻音韵母ong eng ing训练

大学时我们有位辅导员,我一直以为是老师,直到毕业填表时才发现是老师。宿舍邻舍的同学也常逗我,不是学我,就是让我念”大红灯笼英雄“。记得有一年冬天特别冷,路上很早就结冰了,我兴冲冲地跑回宿舍说,”外边上了”,舍友先是一片茫然,然后狂笑,原来”外边上了”。其实,要到我老家,很少会听到”易””英“这样的发音,更多的是”易””英“。

是的,我是ong eng ing这三个后鼻音韵母不分,具体来说是不擅长发ong。不能归咎于地区发音特色,是我普通话没学好。: )

我并不是发不出ong这个音,更不是辨不清这三个韵母,只是不习惯发ong,所以我相信是可以通过训练纠正过来的。先整理一个小表格,态度严肃地说练起来 ; )

东方英雄红灯笼
冻凶雄熊红灯笼
红胸熊,红雄胸
东雄红熊行贡功

Stop Dreaming, Start Living: The Selected Life Of Walter Mitty——不要白日梦,现在就去做!

周末看了《白日梦想家》,这部根据同名短篇小说改编的2013年的电影已经是我第二次看了。上一次看的时候大概是2015年,这前后两次的观影感受/心得截然不同。

电影讲了一家纸媒杂志的底片影像部员工Mitty的故事。纸版杂志要停刊改组成在线版,外部知名摄影师专门寄来一卷底片希望能将其中的25号作为最后一期纸质杂志的封面。但是,Mitty却没有从这卷底片中找到25号。几经情节起伏,习惯于生活在自己幻想世界中的Mitty决定去找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自由摄影师,询问25号底片的去向。他去了格陵兰岛,追到冰岛,跳到海里,滑板到正在爆发的火山脚下,却总是晚到一步没能追到摄影师。回到家中,万分泄气,甚至把摄影师当时一同寄给他作为礼物的钱包也扔到垃圾桶里。但当从母亲那里得知摄影师去了阿富汗后,他又拿出行李箱飞了出来,在皑皑雪山,一个人慢慢寻找,意外中遇到了正在拍雪豹的摄影师,也得知了25号照片的去向。

这是一个小人物的故事,Mitty太平凡了,一个普通的员工在一个普通的岗位兢兢业业地工作了十几年,但却活得很没胆,整天白日梦,甚至不敢直接向爱慕的女生表白,更受到同事老板的恶意捉弄。我第一次看的时候,觉得故事也没什么,就算Mitty追到了底片下落,那又怎样呢,他并没有带来什么大的影响和改变,只是勇敢地做了他想做的,努力完成了最后一次工作而已。

而当我第二次看,感触太不一样。

生活中总是想得太多、太美,却没有践行多少。或者说,轰轰烈烈的人生、事业和理想的确震撼人心,但通常那都是别人家的,自己更需要面对的其实是当下平凡得有些平庸的自己。很多时候,平庸之所以平庸,就是因为把想当成了做,用想象替代了实际行动。虽然Mitty大费周折最终只不过是找到了底片而已,没有掀起宇宙大发现,但他挣脱了旧我的牢笼。电影结束了,而他的新生命/生活却刚刚开始。

每一个人的生命都要自己去活,想象再精彩,也不是生命和生活本身,只有全力争取和实践了,那才是拥有过、生活过。小人物之所以爆发出精彩动人的力量,正是因为他们虽然很普通,却敢想敢做,而且做得扎实洒脱漂亮。梦想首先不在于是否惊天动地、改变世界,而在于它是否源自内心真我,自己是否为了它而勇敢地努力着。梦想、事业、理想,所有这些美好的事物,从来不是空降而来,不是想象而来。每一个灵感想法,都值得记录与实践。不要白日梦,现在就去做。上路了,才更清楚自己,更清楚这个世界,也才能让自己更精彩,为这个世界奉献一点可爱。

健身,不能停

照照镜子,朝思暮想的马甲线还是不肯出来,恩,再加把劲!

健身也有段时间了,前期在健身房请教练,入门以后就自己开始练。达人肯定算不上了——连马甲线都没有,不过也的确养成健身的习惯了,甚至有些喜欢上它,那就简单来念它几句吧。

健身主要有四大注意事项:

第一,目标要明确。

第二,要懂理论方法。

第三,一定得坚持下去。

第四,注意饮食和作息。

从施瓦辛格的健身百科全书,到健身教练的教材书,以及市面上各种健身书目,有一点是共通的:健身要有针对性,要练个部位就针对性地强化训练哪个部位,而且全身各肌肉群都要训练,只是不同部位因需求不同而采用不同的强度。比如,今天强化训练手臂和腿部,明天强化训练腰腹核心肌肉群;比如我的目标是马甲线,在兼顾其他肌肉群的同时,我会重点针对腰腹进行高强度训练。也可以说,健身还不完全是”每天运动一小时,幸福生活一辈子”的范畴,它更多的是塑身塑形和增加肌肉量。当然,作为一种运动,健身自然会带来运动的共同福利,比如会改善心肺功能,增加食欲,还会让皮肉更紧致,等等。

而说到理论方法,主要指要了解人体肌肉群分布、不同肌肉部位的发力位置以及如何针对某个部位进行针对性训练。肌肉群主要涵盖四肢、腰腹、胸、背。腰腹最难搞,全是五花肉。而要健身,难逃抗阻力训练——器械和自重。哑铃、杠铃、弹力带,这是最小件的;大件的就要健身房来装了,夹胸的,拉背的,练腿的。当然,自己这百十来斤也是非常理想的”器材”,找个床边、椅子边的,练练手臂就不错;有块空地,俯下身子支个平板,仰起身子来个脚踏车,站起来做深蹲。不用半小时,保你满头大汗,酸爽到不行。

健身是要自学自练的,换句话说,健身是要有恒心毅力、一路坚持。不然,花再多钱请教练,也没有多少效果,或者效果不可持续。通常,就算高强度的健身,每周也要至少2次。举个哑铃,抬个杠铃,支个平板,这号儿的,每天做个半小时绝对不会超量,只是相邻两天不要重点训练相同的部位。

有意思的是,健身绝对需要饮食的配合。练了一天的腰腹,晚上来个烧鸡和乱炖,不用照镜子也知道今天白练了。再厉害的训练,也抵不住一张贪吃嘴。虽说要吃饱了才有力气健身,但是不能吃得太饱,也不能啥都吃。西蓝花是最棒的健身搭档,用水一烫,洒点儿椒盐就OK。再来个鸡蛋,加点海鲜啥的,搭配点瘦肉,来点米饭馒头全麦面包,有脱脂牛奶或者麦片也来点。有空的话,红黄青绿橙紫的蔬菜都挑点儿。水果的话苹果就好,喜欢其他的也不碍事……哈哈,可不是一顿都吃了!主旨意思是营养要全,多摄入有助于肌肉增长的食物。

作息也是重要的配套措施,好的作息可以保障身体状态适合健身运动,连力气精神都没有怎么锻炼呢?这也是健身的福利:倒逼我好好调整作息。至少保证晚上12点前上床睡觉,一天八小时睡眠也可以有。

不管怎样,既然开始了,就不要停止。让线条不要随时间模糊掉,也让青春活力永远都在!加油~

log灵感

OK,今天是愚人节,今天是第二季度的开始,今天是周六。

我这应该是已经到过渡期了:不是进入更从容的状态,就是沦陷在旧模式。时间和年纪已经摆在这里了。

这状态很不舒服。脑子,满满的,也木木的。有好多的想法创意任务目标期望渴望愿景……可是,却无从下手,甚至落实到思维导图上后,它们竟那么羞赧单薄,理不出来。好吧,是想多了。

只是,为什么一工作起来,灵感四溢,激情澎湃。是的,我只是个翻译,只是懂两种语言,知道点儿文化交流的东西,喜欢被肯定。是的,我口条也很烂,思维有时也很乱,脑袋也会木木地给我罢工。

哦,我还能做到吗?这次不是从老家来到上海,而是从魔都去一个我也不知道的地方。我喜欢工作,喜欢打鸡血,喜欢幻想佳话,喜欢给人有用……

他们都太棒了,这个网络时代太棒了。你看这个牛那个神的,好精彩。看人家的文章,看人家的内容,看人家的技术,看人家的口条……太棒了!你看他多霸气,每天都记录文章还那么精彩;你看他的视角多么独特,还呈现得那么漂亮;还有他,工具不光研究得好,还讲得好,厉害。还有他,口条多利索,不是段子手能概括的,口条好首先要思维犀利啊,佩服。

这个时代就是灵感之源啊。

恩,灵感多了点。每个灵感都必须落地,就像服装、香氛、建筑……灵感是好的,没有灵感就没有故事,就没有魅力。可是,灵感是要落地的,不然就是臆想了,毕竟不能靠想过日子吧。

灵感是学习他者,致敬他者,但更是建设自我。这事儿不能规划,因为根本就没什么可规划的。有灵感,就做它。

不怕丢人,不怕丢人,做不成事,建不成自己的城堡,也就不成呗,还能怎样?乱乱的,就一点点条理起来。没什么可怕的,没什么可失去的,没什么可丢人的,藏着掖着骗谁呢?也别奢望,有多丢人就多丢人呗。一点点儿,把灵感都生下来,生-下-来,落-地!

灵感,就这样。落地,灵感,落地。

O,背景音乐好棒,谢谢法兰西的好姑娘Jain,专辑Zanaka真是棒极了。Zanaka,马达加斯加语,孩子的意思。Jain的声音跟阿黛尔有那么点儿像,有点儿大烟嗓子,但声音绝对是被阳光烘烤过的。孩子很孤独,孩子在远方,孩子爱希望,孩子在阳光下跑脚丫子……

Sorry, free internet is not here

As a translator in the digital age, you cannot survive without internet. The online information is a living dictionary and library to ensure the accuracy and fitness of the translation. Also, the project communication is mainly done through internet – the email, e-conference, and even instant messages. Furtherly, you need the online platforms to do the marketing so as to get more high-end offers. The importance of internet cannot be over emphasized. In fact, internet is indispensable for all industries in this century.

However, the essential philosophy of internet – the democracy of knowledge sharing – has been manipulated by political elites in some regions, such as North Korea, Cuba, and unfortunately in my homeland China. I should have been satisfied with the internet services compared with that of North Korea and Cuba. Some of the domestic services are somewhat nice and convenient – the e-commerce, the taxi hailing, video sharing, domestic social media platforms, etc. But the essence is lacked in the core: a free internet, the true democracy feature of internet.

Two days ago, in January 22, 2017, the Ministry of Industry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of PRC announced a new police which aims to regulate the internet access services. It says the current internet access services market in China is too messy so it is necessary to regulate and shape it – clear up those illegal services and maintain a healthy development of the internet industry. It aims to complete the whole regulation job by March 31, 2018. I am so shocked by one of its regulations: No VPN is allowed unless being approved by the telecommunication authorities.

The reason most people use VPN is because lots of excellent internet services are blocked by the government. For example, Google services are not available in China, but there is no qualified equivalent to substitute Google. When I need to search new terms in translation jobs, only Google can give the most efficient and effective hits. The Chinese equivalent Baidu.com is dull, especially in searching English content. Google is blocked because it refuses to play nice wit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but rather sticks to its rule of playing no evil. The internet service here is becoming complicated which mingles with politics. I need Google, and I know little about politics. I just want the free and true internet service to keep my daily translation possible. But the fact tells me: sorry, free internet is not here.

A neat and clean internet market is expected to be available next year, which is hard to image how the small businesses like me could thrive. What is worse is that I do not know how to stop and handle with this terrible thing, and how to contribute to a better and democratic homeland for my children. What is described in George Orwel’s dystopia novel 1984 is kind of playing alive in the land where I am living. Terrible.

运动与免疫,以及碳水化合物的摄入

根据最近一篇纽约时报的文章,过去的科学研究曾认为,人在运动后身体血液内一些抵抗感染的白细胞数量明显减少,并因此得出结论,健身运动对免疫系统有消极的影响。但是最近的研究对此有了更新认识,认为运动与人体免疫系统之间的关系非常之微妙,并非之前所发现的单纯的破坏性关系。 Continue reading 运动与免疫,以及碳水化合物的摄入

社会的人

什么是社会的人

常年在家办公,每天见不到几个活人,我一度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孤岛。依靠虚拟网络可以操作工作生活中的一切,或逍遥或寂寞,让我觉得自己跟社会没有什么关联。也正是在这种思维之下,让我认为社会人只体现在与人当面/一对一打交道的时候,也潜意识认为自己不是社会的人。 Continue reading 社会的人

三月份网络例行不正常

在家办公,互联网是最基本的保证。没有它,工作根本不能正常进行。可是,偏偏就不能正常地拥有它,因为有网上长城,因为不是赵家人。为了翻墙,我可以支付任何我知道的有效服务。但翻墙软件根本不能解决自由互联网的问题,它之所以能发挥一些作用,是因为相关部门对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真要管制,什么翻墙软件也白搭。

全国政协3月2日已经开始,将持续两周的时间。这段时间,翻墙软件将受到影响,网络将例行不正常。

关门做中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