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真实的工作场景想到个人发展问题

昨天和一个外贸公司做事的朋友聊天,上午的专业课老师谈到译者(社会)地位与译作被接受程度的关系论点,下午学院和昆山市政府外办签署合作意向书,这几件事都涉及了一件事:真实的翻译相关工作的内幕。

我的那位在外贸公司做事的朋友说,公司只是把你当作干活的工具,领导只会在你休息不干活的时候注意到你,而你拼命工作的时候他却从来没有在场过。

上午的专业课上老师谈到一个译者地位的问题,他认为译者的(社会)地位高低很能左右东家的挑剔程度:比如一个无头衔的译者可能就会受到很多无谓的刁难和排斥,而一个大教授的译作哪怕有不妥的地方也不会受到什么质疑。

下午昆山外办的领导“教导”我们说,每一件都要细心加小心,要养成“向领导请示和报告”的习惯(因为领导之所以能成为领导是因为他比你聪明)。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少的犯错误,维持一个良好的形象。

道理大部分外语专业的人都明白:现实中没有那么理想的工作条件——只做口译或者笔译,需要做除了翻译以外的各种事情,而牵涉到集体利益或者领导面子问题的时候,说话处事更是一门学问。

明白道理只是一小步,不然人人都是伟人了。

每进入新的一天,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四周围满了墙,这个墙来自外界和自身。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拼命想要推翻、敲碎这些限制自己的东西。外界的东西我左右不了几分,但是自身的局限性却是必须要攻克掉的,只有尽可能多地攻克自身的局限性,才有更多的机会和可能才做自己想做的事,哪怕是发现、发掘真实的自己。

很多很多的人问我生活的目的是什么/想做什么职业/追求是什么……

个人是离不开社会的大环境的,个人的理想(如果有的话)是源自社会需求和社会现实的。

到月底就是小表弟的生日了,我还记得过年的时候我去他家,他贴在我耳边说“姐姐,昨天晚上我梦见你了,我今天跟哥哥一直在说,`姐姐怎么还没来,姐姐怎么还没来`”,我当时听了眼泪就要流出来了。我多想把我知道的那些都告诉他,让他有足够的分析能力而不至于被农村那些恶劣的考试教学给毁了。但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我又能告诉他多少呢?

我不想说要改变多少教育和社会的问题,我只希望能尽可能多地发现并利用上帝蕴藏在我身上的能力和智慧,哪怕只是将其用于一个小小的圈子里。

洗盘子的道理我听过,做的越多错的也越多。我已经在洗盘子了,而且不准备停下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