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泡沫来临

原文

友情提示:本文会让很多人不爽。

我能这么肯定很多人会不爽,是因为本文是关于Peter ThielPayPal的联合创始人、对冲基金经理及风险投资家的Thiel不仅有赚钱的特殊才能,也特别擅长把人惹毛了。

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纯粹是为了上头条出名, 要么就是为了赢得市场。但Thiel提出不同的意见只是在表达他对世界的看法。当然,他这种天生的反叛附带的好处就是经常会上头条,也从来不缺钱。

2000年纳斯达克崩盘,Thiel是早就看到苗头的少数人之一。有这么个有名的段子,20003月有风险投资看上PayPal,对方“只”提供了5亿美元的估价,除了Thiel,董事会和管理团队几乎人人反对。当时Thiel告诉大家泡沫正处在高峰期,公司当下应该抓住每一分钱。PayPay就这样避免了与WebVanPet.com相同的悲剧,和网络泡沫牺牲品擦肩而过。

在那次崩盘之后,Thiel坚称真正的崩盘还没有来临,股市泡沫已经完全转到了房产市场。Thiel对此坚信不移,所以直到现在都拒绝购买房产,虽然他的个人净资产不断膨胀。而且,这一次他又说对了。

所以我很好奇他对现在Web狂潮的看法。在他看来互联网泡沫还远着呢,当然这并不奇怪。但他说美国正受制于一种非常不同的泡沫。Thiel说,有人可能会问是新型市场泡沫么,但我要说新兴世界使全球半数的人口涌入现代化,不能说这个市场被高估了。

Thiel认为取代房产泡沫地位的是高等教育泡沫。“如果一件东西被过高估值而人们仍然对其深信不疑,那就是真正的泡沫了”他说。“在美国,人们仍然相信的唯一东西可能就是教育了。很少有人去质疑教育,那是绝对禁忌的。因为那就好比告诉人们世界上没有圣诞老人。”

跟房产泡沫一样,教育泡沫也是关于未来保障的。它们都向担忧的美国人做出了诱人的承诺:如果你这样做,那么你就安全了。 一种核心的国民信念使两种泡沫的过高估值成为可能,那就是:不管世界怎么样,这是你能做出的最好的投资房价将会一直上涨,而只要接受了大学教育你就总会赚到更多的钱。

和所有良性泡沫一样,这种信念(尽管基于事实),最终发展到了不合理的水平。Thiel认为在房产泡沫时期消费伪装成了投资的形式,人们会用贷款来的钱去买一个有游泳池的大房子,而且还会跟自己说这是省钱的做法,是在攒钱养老。那去哈佛就是为了读书这种想法也同样不合理么?是的。没有人会花25万美元只是为了读读乔叟的书。这里面有一个不成文的承诺:努力考进哈佛,然后你的生活就有保障了。这会产生不合理的特权。“人们一辈子都在听这样的话,而学校也凭此使为筹措学费而去贷25万美元的款变得合情合理。”Thiel说道。

Thiel不是唯一持有教育泡沫观点的人。人们心里已经默认大学教育总是值得投资的,哪怕你不得不求助于助学贷款。但是去年失业率在两位数上打转,大学教育成本飙升,学生毕业即失业,所以曾被视为绝对禁忌的问题被再次提出来,甚至美国的中坚知识分子也在质疑:教育是否值得人们进行如此大的投资。

Thiel说,火上浇油的是布什总统2005年颁布的法令规定申请个人破产并不能免还助学贷款。“这实际上比不良贷款更糟,”他说。“梦想中的学校本来应该给你一个你想要的未来,但是你却不得不为了还清助学贷款而放弃这个未来。”

当然,Thiel对教育有更深刻的思考。他认为,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当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希望锁定在一种本质上其实是排他的事情上时,这就从根子上错了。“如果哈佛真的是最好的教育,如果它真能产生那么大的差别,那为什么不给哈佛特权让更多的人进哈佛?为什么不建100所哈佛附属学校?”他说。“这说明了一个问题,只有少数有条件有背景的人才能获胜。在教育中,你的价值取决于别人的失败。不管在什么时候援引进化论,通常都是在为一些卑鄙的事情辩护。人们通过这种方式来忽视竞争中的失败者,当然定义“失败者”的前提是你假定如果他们也能考上哈佛那他们的生活会更好。而事实可能不是这样的。”

而教育泡沫也波及其他私立大学。两周前,纪录片“等待超人”的主角之一Geoffrey Canada说,他担任顾问的某大学称他们不会因为人们觉得他们不如从前有名了而降低学费。

Thiel最先指出教育的这些行为只是让少数人获胜。他自己在一个舒适的上层中产阶级家庭长大,先后在斯坦福大学和斯坦福大学法学院读书。他当然也利用自己的优势,比如与Keith RaboisReid Hoffman的友谊。他现在是榜上有名的福布斯亿万富翁,在洛杉的大房子还配了管家。这些有多少是他自己努力的结果,又有多少是斯坦福带来的?他自己也不知道,没人知道。

他说,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种精英动力是不对的,是我们已经应该加以改变的。他拿人人自危的世界打比方,那里的人们要用枪才能确保安全。可能人们的确需要枪支,但他们或许也应该思考一下是什么导致生活这么危险,并且还得着手去解决这些问题。

Thiel是如何开启那些没能进哈佛的学生的智慧的呢?他在常春藤联盟的教育泡沫里戳了一个顶小但很牢固的洞,他说服这群最富有天赋的孩子当中一些人辍学尝试走另一种路。在科技创业界从来不缺少案例证明辍学创业的可取性。 但是Thiel和创业投资基金Founders Fund的任事股东Luke Nosek希望资助不是一次性完事,所以他们去年九月份提出了“2020岁以下孩子”的计划(20 Under 20)。构思很简单:挑选2020岁以下最优秀的孩子,两年内资助他们10万美元辍学创业。

两周之前Thiel低调邀请了45名进入决赛者到旧金山进行面试。受邀请的孩子都参加了,而且没有让歇斯底里的父母陪着。Thiel和其他面试官已经开始挑选最终的20名选手,结果会在未来几周公布。

尽管这项计划遭到了很多人媒体界人士的怀疑,但也受到了大量学生、家长以及技术界人士的广泛支持。Thiel收到了400多份申请,大部分申请人都是来自非常著名的学校,其中17份是来自斯坦福大学。已经有100多个人在Thiel的网站上注册担任这些孩子的导师。

Thiel认为由于债务的增多以及经济的衰退,过去的三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007年的时候这项计划还没有多少可行性”他说。“当家长看到孩子毕业没找到工作,他们会想‘可能是哪里不对劲,但这不是问题的原因。’很令人吃惊的是当时家长很少会对学校提出异议。”Thiel说有几个学生告诉他不管他们是否能被选中,他们都会辍学去创业。还有很多学生在旧金山的面试淘汰后和竞争对手建立了紧密的关系——成立了一群由志趣相投的不安分学生组成的支援小组。

当然,如果Thiel 认为高等教育泡沫的问题是精英教育,那为什么邀请到的申请人中有这么多常春藤联盟的孩子?而那些受经济衰退和城市落后的教育体系(比如底特律)影响的内城贫民窟里聪明的孩子哪里去了,最需要机会的不正是这些孩子么?Thiel说邀请到的不全是精英学校的孩子。很多申请人来自其他国家,其中一些来自新兴国家的偏远农村。

但是不管Thiel喜不喜欢听,这个计划对人才有一个明显的偏见:倾向于资助那些来自私立大学的人才。另外,他并不认为人人都适合辍学创业成为创业家。但是Thiel要开始一项新的宏伟事业,开始另一条路,从有选择权的人开始是讲得通的。“人人都认为底特律内城贫民窟的孩子应该做一些其他的事情,”Thiel说。“而我们却说或许哈佛的人也应该做些其他的事情。我们需要从顶端重新设置界限。”

这暗示了房产泡沫和教育泡沫之间的另一个有趣的区别:阶级。房产泡沫主要发生在中产阶级中间。 尽管国家已经把大部分的问题解决了,但是在消费者信息与商业频道CNBC等节目上仍然有反叙事,《华尔街日报》等报纸上也对人们愚蠢地买光了弗洛里达所有的公寓鄙视个不停。但是对于教育,根本就没有反叙事这回事,因为教育植根于上层阶级最精英的阶层。

Thiel认为他相对谨慎地只选择20个孩子在几年内辍学创业是因为这已经极大地威胁了很多人,这些人已经发出了最大的抗议。“最反对这个项目的人是那些对国家目前状况最满意的人。”他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