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和孩子

每当跟身边的家长谈起电脑,他们往往会谈到电脑游戏,严重的会说到网瘾。想从电子游戏对孩子的影响这个角度,来简单地说点心里话。

我是自封有玩过游戏的

我是大学以后才开始真正碰游戏,可以念出名的比如《模拟人生》、《金庸群侠传》、《仙剑》,还有一些通关打怪兽之列的小游戏,但是我玩得都不高明,结果都很惨淡,也就是玩玩就算的那种。现在也早跟游戏绝缘了,腾讯、人人等的那些在线游戏我都没有发言权。但不管怎样,我是自封有玩过游戏的,也觉得自己玩过的那些游戏都挺有意思。

我总觉得,如果现在的“数字原住民”孩子们不玩电脑游戏(当然不太可能:)),尤其是男孩子,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

说说游戏

之前有读过《Master of Doom》(《Doom启示录》)这本书,超级佩服主角之一约翰·卡马克。他是“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之父,3D游戏的开山鼻祖,《毁灭战士》、《雷神)》等很有名的游戏都是他“写”的。这位技术天才今年才43岁,近些年他又涉足火箭技术的研发(尽管发射都不是很成功,但屡败屡战)。他写的游戏都很暴力、血腥,也受到美国家长们的反对。但是不管怎样,仍然有很多很多骨灰级玩家粉丝,而且他对这个行业来说,也是不可忽视的一颗明星。卡马克的故事也让我相信,游戏的确分两种,一种是虚拟的,一种是现实的,而真正的玩家是两种游戏都能玩转的。

说起电子游戏,据说美国的军事训练中就已经引入电子游戏进行训练。毕竟未来不会让只能死一次的人去战场送命,甚至现在也早开始电子远程操作了,所谓的“远程精准打击”。这不就是超级版的电子游戏吗。

当然也有很多反智力的游戏,而且有一种说法是,好的游戏都是反智力的,就是让无聊的人有事做(这大多数是在说成人吧)。而且这种无聊还是一种生产力,支撑起了游戏及周围产业,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

我总想着,如果能让孩子在玩过游戏之后自己去写游戏,该多好啊。不管是用代码来写,还是用故事来写,各种形式都可以。我也隐隐约约地知道,很多孩子已经在这样做了,这是多么好的现象啊,这才叫可持续发展。

家长老师们是怎么想的

我所知道的家长老师们对电子游戏的反应基本就是,担心孩子学生打游戏会耽误学习、染上网瘾、“学坏了”。当下还发明了一个专有名词叫“电子鸦片”。基本可以说,当电子游戏遇上孩子,外界的评价基本都是否定。

看到很多给“网瘾”的孩子进行电击治疗的记录,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滋味,常识似乎早就不奏效了,家长宁愿要一个规矩听话的呆子。

电子游戏是这个时代的产物,不可能让孩子绝缘于游戏的。有谁能封得住互联网呢?不管是网络,还是游戏,都是双刃剑,若要彻底否定,真的是会输的。

孩子是怎么想的

网路上有很多对青少年打游戏的访谈,关于孩子们为什么迷上游戏,报道中基本都说孩子们觉得在游戏的虚拟世界中可以为所欲为,可以引起他人的注意,可以做老大,诸如此类的。

前些日子我跟念小学的弟弟一起玩,他最近超级迷电子游戏,CS能打我十个。我问他为什么那么迷游戏,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他“张牙舞爪”地跟我说,“啪啪啪啪打枪很爽啊,你怎么就不懂呢?”

不是方案的方案

就像《拆弹部队》里说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玩具。小男孩爱以刀枪之类的凶器为玩具,恰巧他们生在数字时代,玩具也就成了数字的了。大人们应该做的,不是去堵,而是应该去和他们一起找更多更好的“玩具”,甚至大人自己也应该有自己的“玩具”,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嘛。

是不是可以让孩子经历更多有趣、多彩的事情,让他们的生活,尤其是精神世界,更加丰富充实。毕竟,当孩子的思想里有了足够多的英雄和榜样,当他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受到鼓励、得到践行,我相信,游戏只是他脑海中的一片贝壳,绝不会充斥成威胁。

我总是相信,家长是应当跟孩子一起成长的,这个成长不是指孩子身体的长高长壮,而是思想的成长,毕竟现在温饱应该不是普遍问题了。但是很多经济不是很宽裕的家庭,甚至是家境比较好的,家长只是负责赚钱给钱,很少能给孩子正能量的影响,最多的也就是要多赚钱、要听话孝顺之类的。这样的孩子的心里并没有真正的英雄和榜样,最后多数也会长成父母的升级版复本。

生养孩子真的很不容易,是一门顶级高深的学问,但也不过是践行常识而已(虽然在这方面我没有什么发言权)。当然,这个常识不只是吃穿。学无止境,哪怕是为人父母了,也要不断丰富头脑,给孩子更多正能量的影响,言传加身教,孩子成人成材都是水到渠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