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语法教学

收拾书堆,翻出以前整理的“语法大全”,从时态到从句,好不系统!傻笑了老久:语法这家伙!

接着,我那“悲天悯人”的心又泛滥了:语法到底该怎么教、怎么学?

语法一定要学的,无规矩不成方圆。反对者说,姚明、成龙就不学语法,英语照样讲得好!问题是,国人讲不好英语,并不是学语法造成的。关键在于语法该怎么教、怎么学。

我至今还记得初中英语老师的一节时态课,她在讲课前说了一段很“雷厉风行”的话:这节课大家好好听,我只讲一遍,一共九种时态,听会了,以后就再也不怕时态了。虽然不能说这节课就定了语法的乾坤,但的确让语法变得清晰明了了很多。

我在想,就该拿出“只讲一遍”的气魄来教语法。不要千回百绕,把主干大枝讲明白就可。剩下的时间,让学生去读书,把书中不懂的地方挑出来问。配套例句也从原版书中摘取;测试题也从书籍报刊中摘句。只要老师下点力气,理论上不该有困难,而且一举N得。

这让我想到本科时的英语语法课,一个学年,货真价实地念课本。只恐怕那教室,今天也还是照旧。到这里,突然觉得语言学习没法分科目,那些泛读、精读、语法、高级英语、英美文学,都跑偏了:要么题材过旧(比如高级英语),要么毫无必要(比如泛读),而且方式都有问题。

另外,学语法是为了让“听书读写译”更标准地道,那为什么不引进更直接的类语法书,比如 Edward Johnson的The Handbook of Good English,Joan Pinkham的The Translator’s Guide to Chinglish,还有Plain Language Guideline。应该把能解决现实问题的书目划入教科书范畴,哪怕让学生自学。上述列的这三本书,是为解决现实痼疾而编写的,对译和写有最直接的指导意义。

还有一个根本途径就是写作,各种题材、文体的写作。这是对师资的严峻考验,因为没有多少合格的英语写作老师。老师的批改最能提高学生对各语法点的掌握。这时,语法已经是大语法了,至少包括了文体。但语法、文体、文风本来不就应该放在一起教学的么?

总之,我认为语法不能教得太深太琐碎,也不能孤立地教语法(比如,可结合不同文体的真实素材),更不能凭空编造例句。外语学习,尤其是到了高等教育阶段,科目不要分的太细,多读原著、时文。为了解决实际问题,也不妨多阅读英语国家的类语法书籍(比如写作类、语言类)。而至于老师的职责是什么一句两句说不明白,但绝不是念课本和参考书。语法教学的改革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