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最后的诱惑》读感

书到半部发现和《圣经》的《新约》很像,如同《京华烟云》之于《红楼梦》,非常震撼的是关于肉与灵的斗争,以及人生选择、追求的问题。 

儿女私情、物质欲望等等都是一种形式的诱惑,它们阻碍着灵的升华,成为追求纯净境界的障碍。举例说,爱情。虽说上帝造亚当,又用亚当的肋骨造了夏娃,从此男人要离开父母,同女人结合。但是缭绕的浓情爱意,总叫人不能自由放开。《圣经》上说耶稣是叫人不和,也就是这个道理吧。可是,要做到耶稣那样不认自己的母亲,以天下人为自己亲人的境界,谈何容易!

物质欲望倒是可以控制的,毕竟那对我也不是什么必需的东西。都是虚无。唯有情字脱不了,父母亲人、爱人、未来的孩子……这些人性的东西就像肉贴在骨头上一样,紧紧地抓住我。我舍不掉。

关于人生追求,我实在迷茫。或者说,职业规划是我最大的雾区。眼下在上外这两年,光用做语言积累是对资源的浪费,那还要做什么?博览群书、开阔思想,貌似很高雅明智,但也不能充分发挥学校的功能。那进一步就是和老师交流,关于翻译专业、行业、理念,也关于人生。能得到醍醐灌顶的点津,那就是功德圆满了。

而至于两年后的未来,谋一份营生、做一番事业,这是人都会说,但具体是什么?

纵观历史,没有哪个被记录下来的人物是单纯靠翻译文字过活的。就算是貌似职业文学翻译家的林纾,那也是有八成的创作在里面。而近代的朱升豪这样的认为,也基本都是做老师的。而现在市场上的“职业翻译”都是快餐一样,至少眼下是。为了生活,没有什么可指责的。但浮躁一生,也不是正路。那到底路该怎么走呢?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做什么职业到在其次,天下哪有养不活人的工作。关键在于理想是什么,想做成的是什么。

“做中外文化交流的桥梁”这样的话还是打住吧,太空洞了,没有实际价值。

到今天,2010年10月6日为止,我真不明了我的理想具体是什么。只是朦朦地有个轮廓:用翻译者和教育者的身份做一些有用的事。其他的,比如方式、内容,我就没概念了。我目前的智慧告诉我,扎实认真地吸收大师的知识、智慧,留心培养自己的方式、思想,期待柳暗花明的那一天。

也祈祷上帝的牵引开窍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