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女记者 奥莉娅娜·法拉奇》书摘

奥莉娅娜·法拉奇,这位来自意大利的女记者,进行了众多名副其实的高端访问,敢恨敢爱。传奇人生的结局也许是凄凉的,但传奇的故事让她们永远卓然出群。

采访红色大主教   埃尔德·卡马拉

我尊重暴力。我喜欢敢做敢为进行战斗的人。在巴西,以暴抗暴的青年是我欣赏的理想主义者。但是不会有结果的,最终会一无所获。

在拉美搞武装暴动是正当的,但不会成功。说正当,是因为武装暴动是被不公正跳动起来的,但是,它将被镇压。

我非常尊重和热爱那些敢作敢为的青年,他们值得许多人学习,因为他们一心想解放巴西,而不仅是出于仇恨。

(女记者的神态显得倔强,在想到这个充满邪恶、满目疮痍的世界时,她那敏锐机警的眼睛里总是流露出一个复仇女神似的目光。奥莉娅娜·法拉奇总有永远也做不完的事。她强烈的责任感要求她必须马不停蹄地工作。)

访问意大利共和国终身参议员    皮埃特罗·南尼

凝视着这两张照片(奥斯威辛里的女儿),感到了历史的分量,感到了作为一个记者的职责。

寻求真理、自由,反抗暴力和强权,这一直是珍藏在她心中的理想。她为这样一个理想已经奋斗了三十多年了。

许多无政府主义的年轻人使用暴力。他们可能会被利用,为别人提供接口,煽动起仇恨和恐惧。列宁说过:“你们首先要避免制造无益的暴力。”今天的青年人应该珍视这句话。

青年人的极端主义是对权威的惩罚。在我们的社会里,青年人的造反有明显的周期性。

现在的年轻人好像越来越陶醉于暴力,我认为他们在广场上和大学里造反是为了赶时髦,是一种发泄,是一时的义愤,而不是出于周密的思考。

访问印度总理:莫迪拉·甘地夫人(尼赫鲁的女儿)

一个有才能的女人既要实现事业上的抱负,又要保住家庭生活的幸福,是极其艰难的。男人注定可以在不放弃家庭和事业的情况下发挥自己的才能,而女人却不能。对女人来说,两者不可兼得,或者只能在悲剧中生存。

“问题不在于我有这些问题,而是我周围有很多白痴。”

世界对女人是不公平的,这就是使一个致力于维护自身命运的女人产生烦恼的孤独感。

 

访问阿拉法特

如果是一个智慧的人,即使向他提出世界上最平常的问题,他也能做出不同凡响的回答。相反,如果是个普通人,你向他提出世上最尖锐的问题,也会得到平淡乏味的回答。由此推论,向一个理智和感情不能调和的人提问,你将一无所获。

 

阿莱克斯

“阿莱克斯,作为一个人的含义是什么?”奥莉娅娜热烈地探询。

“意味着尊严和勇气。意味着相信人类。意味着去爱,但不允许爱成为避风港。意味着斗争和胜利,就像吉卜林的诗《假如》中写的那样。依你看人是什么?”阿莱克斯反问道。

“阿莱克斯,我说人应该像你这样。”这是女记者奥莉娅娜·法拉奇幽幽的声音。

“亲爱的,请先回答我,爱情是什么?”

“爱情大概就是在背包里放两块炸药。”

“说得妙。爱情就是有难同当。爱情就是同床而眠、梦想一致,我不需要一个除了使我幸福,别的什么也做不了的女人。”

她发现自己成了追随唐·吉珂德的忠实仆人桑丘·潘沙,跟着主人飞向不可企及的星球,和想象中的敌人格斗。

阿莱克斯的诗:

当你想到死者之际,

别忘了他们以前也曾活在人世,

充满了梦想和希望,

与如今活着的人们一样,

他们正沿着你现在走的这条路,

自然而然地走向坟墓……

一切都已死去,

别以为你看到活动之物真的就是活的。

风吹动着垃圾,

垃圾东了,

但只是活动,

而并非活着。

你看到的一切会动的事物,

都早已死亡。

死去了,

但仍然在忍受苦难。

 

嫉妒常使人肝胆欲裂、夜不成眠、智商降低。使人到处哭诉、使人格丧尽,它使人觉得受了骗、成了众人的笑柄,它使人变成对付爱人的警察或是法官。

八十年代初期,奥莉娅娜从国际新闻界渐渐隐退,在曼哈顿的一套高层公寓里当起了自由撰稿人。

“没有什么想战争那样暴露着我们的本性”“这是人类的大不幸。”

“生活给了我痛苦与悲哀,岁月赐与我诗与歌。”

意大利女记者奥莉娅娜·法拉奇,充满传奇色彩的一生。渴望真理和自由,蔑视、反抗强权的大记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