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教育改革的一点想法

下午去基地参加了“译路走来”的沙龙,久违的氛围,怎一个亲切了得。看到男帅女靓的师弟师妹们把活动组织得有声有色,从内心大赞一个。这么珍贵的活动,怎能不写几笔!可我的捕捉点从来都是跟主题跑偏,这次也不例外。

从分享,到互动问答,将近三个小时的沙龙,有两点给我的敲打最大,一个是关于教育,一个是关于翻译行业。当然我的这些内容都是自己跑偏想出来的,并非沙龙“正文”,到时候语言服务基地的微博上做专题分享,我就不班门弄斧了。

先只说关于教育。

教育,我的“志向”所在——总想把最好的拿给孩子、学生,让他们有能力认识自己、做自己,最终发挥上帝蕴藏在他们身上的独特天赋。但慢慢地,我发现这是一个太笼统的梦想:什么是“最好的”,怎么“给”,教育真有如此大的功能吗。或许,我真的过分放大了教育的功能。

首先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教育?难道教育就只是学校教育吗?难道学校教育就只是对口专业教育吗?二十一世纪了,教育早已经不是这样的了,甚至从孔子的“三人行必有我师”的年代,教育的范畴就广阔无边际。

对一个无边际的领域,官方的资源怎么可能够用?现在仍有很多家长寄希望于高考来改变孩子的命运,但理性地想一下,高考代表着高校,高校就是一种国家管制的官方资源。诺大的中国,诺大的世界,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可靠的官方优质资源做平摊?!是的,官方的教育资源不可能公平分配的,我们在经济上都还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怎么可能在文化教育上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呢?说句难听的,祖上父辈没有奋斗,儿孙一代就要补上,否则白挨着。

那就没有办法了吗?真的白挨着?当然不是,如果想改变的话。古人说得好:“无书不读真学子,人见可师为圣人”。甚至像姚老师说的,连自己都可以做自己的老师!这样的教育资源岂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两位老师说得非常对,首先(当事人)要立志。烂学校、烂老师荒废学生的时间远远不及学生自己荒废得多:很多学校的体制和资源的确有问题,但为什么学生非要跟着这些有问题的资源一路走到黑呢,为什么不自己去找光明呢?学生如果连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都浑浑噩噩,即使有好的资源在身边,又有多大区别呢?而如果了解自己内心的追求,官方资源差又有什么影响呢,全天下都可为我所用!

是的,应该转换一个角度来看教育。教育改革的关键或切入点不在于公平分配可以量化的(优质)官方教育资源,而恰恰相反,应该削弱对(优质)官方资源的神化——外界的资源不是万能的,到清华北大甚至哈佛念书跟地位、金钱、学识的提升都不挂钩的,那只是一个被动的客观条件,最关键的是要启动自己的主观动力。在山农大念英专时,我们的李志岭院长说了一句让我至今都铭记在心的话:“你念的是名校,我读的是名书”,要人人有这个觉悟,人人实践这种做法,走着聊着就到“共产主义”了——资源到处都是,谁还在乎公平不公平呢!就因为神化211高校,多少学校、老师、学生、家长挤破脑袋抢那个名额,却忽视了教育最根本的启蒙与引导的职能,让教育堕落成可以量化的考核。

但是,要削弱对优质官方资源的神化,成本更大、代价更高、周期更长。而且,权威机构绝不会这样做的,这是革他们自己的命,谁会把刀往自己身上捅呢?当然,并不是说,优质的官方教育资源没有价值、不值得拥有,而是说,它只是次要的客观条件,对个人成功不起决定作用。

所以,自救者,天救之。

立志,在我看来,不是“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这种被妖魔化的套话;立志,是发现自己、做自己,并创造价值。比如,最基本的,我喜欢写作,那我要立志学好写作能力,做一名不可替代的写手。而写手的种类太多,莫言是写手,大卫·奥格威是写手,保罗·戈培尔也是一类写手,但这些细分都还是第二步要考虑,第一步是要明确我要做一个不可替代的写手,只要有了第一步的立志,其他的迎刃而解。

这里又牵出一个问题: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要什么志向。乔布斯有段话说得非常振奋人心:

成就一番伟业的唯一途径就是热爱自己的事业。如果你还没能找到让自己热爱的事业,那就继续寻找,不要放弃,跟随自己的心,总有一天你会找到的。

事业、志向,都是同样的道理,如果没有,那就继续寻找,不是在电影院、优酷网上寻找,也不是在花前月下、灯红酒绿中寻找,是在小黑屋里,是在灯下桌前,是在前人智慧的书籍里,是在自我反省中,是在跟智人师长的交流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