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老师讲座之专业笔译教学与架构

冯老师自上海待了十多年回来后,在本校翻译所进行了演讲。主题为在上海外语高等翻译学院的教学实验报告。冯老师对于翻译的见解、翻译教学,翻译未来的趋向,还有个人创办万象翻译社的经验等言无不尽、侃侃而谈。敝校的翻译所长、英语系系主任、文学院长都到场聆听,小小的口译实验室里挤满着学生与老师座无虚席。六十分钟的演讲涵盖他个人在台师大、辅大、上外高翻教学经验分享发人省思,也对翻译教学有着更多的体悟。

翻译教学不等同于学门教学

首先开场冯老师自己先定义了自己的「翻译能力」,他认为翻译能力不等同于外语的能力。对他而言,翻译能力的定义是能够「用B语言表述」。在国际上,翻译都是以B语言为译者母语为常态。(举例:英文翻译成为中文的场合,英文是A语言,中文是B语言。)所以学生应该加强的不仅仅只是外语能力,更重要的是母语,也就是在座人士的中文使用能力。而翻译会产生问题大体而言是在转换的过程。然而契约书、法律文件不会也不允许在转换之中发生问题。 按照冯老师的理论,专业的文本并非透过转换出来,而是透过译者理解意思后透过B语言用大白话复述出来。

一般非专业性文件的入门门坎低,相对的翻译人才的可取代性也就高,所以国内翻译所训练课程多鼓励学生朝向某一门专业领域攻读。但是学门教育并非翻译教学,翻译老师不可能是涉足多领域的专家。 在财经、经贸、法律、医学、药学等专业领域,没有专研五六年是不可能小有心得的。也因为国内的翻译所都是文学出身的教授居多,所以当翻译所刚成立时,有鉴于市场这么多专业,他们请了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来学校当讲师授课,比方说开课教授民法或是商事法,或是国贸、财经金融课程。但是成效都不彰。冯老师举例,法律这个类别,包含了大陆法、欧美法,又可以分成许多比方说民法、刑法、商事法,一般的法律学院四年都只能学个粗浅的法律概念,遑论开个一两学期的学程就要娴熟、开始翻译专业文本?

中文的一个「判决」,对应英文可能是sentence, ruler,端视上下文决定。 「翻译针对用字遣词取舍,但是专业的文本不会compromise。」冯老师提出的独到见解,也是他个人在上外高翻(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等翻译学院)实验的教学法,他认为学翻译应该从良好的文本开始学起,财经有财务报表、信用状,法律上有诉讼状、判决书,经过一两个学期的密集训练,这可以把一名学生从无到有派上场开始接客户的。「我们训练的目的是在培养翻译法律、医学专业文件的译者,不是要培养法官或是医生。」更有一些资质高的学生甚至能够跨越母语的障碍,可用A语言写出让专业人士都为之佩服的的平行文本。

实战练习

冯老师认为教学的教授应该也需要具备有丰富的临场实战经验。精历上述的文本练习之后,学生应该要有实际接案的经验。也就是由老师带着去外面与客户接洽。直接由翻译所来对客户让学生体会到职场的险恶、客户的要求、做不好就扣钱。「翻译就是不断地改学生的作品,改到满江红、不断地给他们挫折、羞辱他们。」在北外高翻的日子里,他花了非常多的时间批改学生们的成果。每天都是熬夜的日子,但每个上课的日子都比学生早进教室。学生会感受到老师的兢兢业业,因此学习结果也会跟着益发向上。

全球化与在地化

全球化使得专业文本的需求会蓬勃发展。举例而言,当微软发行新一代操作系统时,全球有上百种语言的产品会同时推出,这就是在地化。西方企业在全球都有设立据点,他们重视技术文件,透过档案化(documentation )把所有知识与技巧透过内部的平台与全球的员工分享。对于员工的训练投入与付出、创新产品服务的研发不是台湾的企业所可以想象的。台湾的企业则是透过「COST-DOWN」注1用大量的采购、便宜的原料、透过关系取得便宜的土地或投资赋税优惠来达到规模经济。所以在台湾会发生企业要赚钱就是节省与剥削员工。剥削与省钱从一种策略变成了哲学,现在成为一种信仰了。在台湾省钱与剥削得最厉害的人我们则称他为「经营之神」。(任何只要在西方有那间公司百分之一规模的公司投入研发的资金都比他们多。)

欧美的企业重视技术与人力资源,不会这样转嫁社会责任。也就是透过这些档案化的过程,因此,一些翻译工具如TRADOS, SDLX因为有翻译记忆的功能,开始对译者来说显得格外地重要。译者省下大笔的时间翻译已经翻译过的词汇与字句,技能娴熟之后可以学习成为编辑,甚至是项目经理。译者的工作不再只是翻译,而是具有解决问题、创造价值能力的宝贵资源。

文本

使用文本练习最大的问题点便是好的文本难找。特别是中国大陆的教材经历过文革后,所有的工农语言让文字非常地单调。冯老师曾举过一个有趣的例子,同样的一个试译句子在大陆面试一百个学生,中文的翻译都几乎会是「中国这二十年来经过翻天覆地的改革」。注2许多大陆的学生会对经过老师润饰后的用字抗议:「那是你们台湾的用字!」可是许多经典隽永的用字遣词,是二战之后国民党政府带着五四后,那群刚脱离文言桎梏的文人在台湾落地生根,然后大陆经过了文革浩劫后又再次回到大陆。「你们的中文才变了。」老师调侃道。
另外一方面,冯老师也对大陆的同学好学的态度感受非常深。「那种做学问的态度简直不要命似的。」他听过很多穷苦的学生,单亲家庭,靠着奖学金升学,念书还要打工寄钱回家中。生活的鸭梨压力非常的大。

冯老师非常推荐使用翻译工具。「透过翻译工具可以学到一些经典的字句与典范,就像是描红一般,翻译久了你就知道文本的格式与用字遣词了。」透过翻译记忆,前人的智能结晶帮你处理了百分之六、七十的工作,你只要推敲剩下的部份与语言情境,很快地就可以上手。 冯老师特别强调了两个例子,一是人工翻译在未来的二三十年内绝对不会取代工人翻译,尤其是中文是个重视语境与上下文的语言。二是一定要培养使用在线工具的习惯,这些会帮助你建立自己的翻译记忆,让自己的工作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万象翻译与翻译人才

冯老师自己调侃,在公司比起在学校还要容易训练学生。实战的场合就是面对客户立即的反应,也只有在枪林弹雨的真实情况下,士兵才会感谢那只送上弹药补给的手。有压力、拿薪水、客户给的BONUS也是代表着一种荣誉感。上LAB可以集体教学,也按照同学的程度与性情可以个教导,可谓好处多多。上外高翻的学生进入LAB做案件一坐就是一整天,他们非常容易满足,有一些客户给剩余的钱,老师会拿来买点心犒赏,他们的响应就是「过着小资的生活了。」

台湾的学生,某个学校以前也有成立翻译公司。系上的教授要负责接案、连络、协调、校稿,义务无偿地做这些事情,造成学生毕业后有着错误的认知:「我没有三块的案子不接。」注3,但这些学生不知道,没有老师熬夜帮学生批改校对送到客户手上:「你连三毛都不值。」提到钱的问题是共同的痛。对岸的某间学校也是因为送红包文化,一方面没有提供有利的环境与协调,另外一方面却持着「利用学校的招牌接案就要上缴」的心态,造成这种多方互惠的学生练兵系统无疾以终。

冯老师不收红包,不想剥削穷苦的学生。但是其他的学校高层并不会推己及人,因而造成一些龃龉。这也是间接促成他回来台湾的原因。在万象翻译社,他说,全职的员工大部分都是编辑或是项目管理。实习生就有月薪三万薪水,留下来的最少有月薪四万五,有些表现好甚至开到了六万。这些都包含了年终与劳健保,年薪破百万的在他们公司大有人在 。万象不需要业务部门去开拓客源,客户来源都是国际上知名的公司,因为其他的业者达不到要求的水平,所以万象从这些老客户中持续稳地地接案。「口耳相传就是最好的广告。」万象也创造了一些规范,比方说几十年前万象进入市场就是以原文字数计价,这也是国际市场的惯例,打破了台湾以译文计价造成译者在译文灌水的怪现象。

翻译市场面面谈

专业的翻译,指的是够资格能够让业者信任并且持续回流的作品。因此在专业标准线以上的译者数量往往永远不够。相对的专业以下的译者多到不行。如果觉得自己得到的报酬被剥削了,业界市场饱和了,往往回头看看是自己的专业还不够,达不到专业水平的要求。有一则人尽皆知的传闻非常的夸张、流传数十载:「翻译社把客户的稿子拿来拆成好几份给许多译者试译然后再整合起来交给客户。」实际上翻译社不可能做这件事,拿到专业译者的初稿后,需要交给全职的编辑校对润饰后再给客户。平均来面试的人,一千个中只有一两个的试译文勉强可以用,不可能来交托客户有限时间内的案件。

冯老师忍不住感慨,即使出了非常高的薪水,还是留不住人才。几间与他产学合作的翻译所学生,几年后换跑道过得苦哈哈。「比方说有一个学生去翻译了藏文佛经、有另外一个学生接了出版社的书籍翻译,我实在很想跟他说,你翻译的文笔很好,但是原文根本就是垃圾,没有翻译的价值。」这些人喜欢书本上译者打上自己的名字,即使一本书只有几万块,一年赚不到万象给的零头,还是喜孜孜地前仆后继地离开,造成他人才养成投资的损失。

中国现在富裕起来了,愿意而且懂得花钱投资的人也越来越多了。雷曼兄弟、美林证券、高盛都曾找过万象合作。冯老师最后也勉励在座的学子希望能学以致用、将来能够在专业上更进一步。

【注】
1.「COST-DWON」是台式英文。请教过几位美国籍母语人士都没有听过这种说法。降低成本的说法应该是「to reduce cost」。(有错请不吝指正。)
2. 在学校里,对岸的来的交换学生也对他们翻译词汇有感。比方说,「cliché」在大陆几乎翻译成为「老生常谈」,在台湾翻译比较多元,「陈腔滥调」、「老掉牙」都有人说。
3. 原文字的价格。行情价每个字约从0.8~1.2(台币)(0.16-0.25人民币)不等。视原文的类别、急件与否会有所增减。
原文出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