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师译友——冯老师

我也不知道哪一次算是正式的入行

学生问我从什么时候起走上笔译这条路,我也不知道哪一次算是正式的入行,回想起来可以报告的事件有三:

二十出头刚服完兵役,进了贸易公司及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做了几次兼职翻译。

第一次是为《新闻评译》翻译一篇关于伊朗政局的国际政治分析文章,交稿后老编说我的译稿可以一字不改直接采用,比他们所有的特约译者都强。从小倍受岐视的我得到一次重要的鼓励,之后只要有机会就会接些兼职翻译。另一次是一位英语学院毕业的朋友接了翻译公司的项目,内容是国贸与经济,那位老兄根本翻译不出来就转交给我,份量很多所以我译了几个星期,交稿后又获好评。但是整个项目有数十万字,所有的译者都是英语系毕业生,译稿都不能用,所以我就拿了很微薄的改稿费用帮人重写了数十万字。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入行。

二十五岁那年与朋友合伙开了出版公司,专门出版医药方面的教科书,都是从美国引进新书翻译。我就这样做了五年的编译,每天修改或重写超烂译稿。那几年总共编译了上千万字医药书籍,完成了自学英文的伟大成就。

二十九岁进入翻译公司,算是正式以翻译为职业。当时我父亲肝病末期,我每天在医院里进进出出,无法做任何正职工作,但已结婚必须养家所以就暂且到翻译公司赚微薄稿费。这一进去就是二十五年直到今天。

做笔译有幸福也有巨大的无奈

学生还问做笔译幸福吗?我只能说,做笔译有幸福也有巨大的无奈。我进入那家 XX翻译公司之后,某位同事给我看了总编辑对我的评语:一流中的一流,三十年来仅见。这句话好像给了我一个公道,我从小不受父母待见,十几岁负气离家出走,高中及大学共读了五个学校被开除四次,是个资深败类。进入翻译公司之后却马上成为第一红牌,完成了许多老资格译者或专家学者都做不来的重大项目。我证明了自己才是真正会读书的人,并且获得了三十年来从未得到的尊重。好幸福。

我在别人的翻译公司做了几年,待遇实在太低,每天工作近二十小时赚的钱还不够养家,所以后来我决定自己创业。但是我自己的公司刚开张不久,我就进医院去复健,三十出头的人有七十岁的手,我已连续十年每日工作十五小时以上,手残了。这样算幸福吗?

年轻人应该要学会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在XX翻译公司期间,我看到所有的翻译同业都很差,专业水平很低并且经营理念很低级。原本我的目标是读尽天下书,成为在每一个领域都赢过那个领域专家的最牛翻译。开始经营公司以后目标就改变了,我发现一个人做一辈子翻译也不会有多大成就,所以我开始做梦想要改造整个翻译产业。

我的公司率先全面使用计算机,率先引进 ISO 标准流程,华语区第一个发展软件汉化翻译并引进翻译记忆工具,也是第一个发展技术撰写与多语翻译服务的翻译业者。但是这一切都比不上最困难的挑战:培养人才。由于政治原因,台湾翻译产业失去了国际市场。我也不再追求建立全球级的翻译公司,反而把公司丢在一边,开始到许多学校教翻译,开始我十多年的西飘生涯。

但是,我不建议所有的同学都坚持做翻译,因为翻译本来就不是适合每个人的工作。翻译训练的过程可以涉猎更多知识,灵活自己的脑袋,这对很多人而言绝对是莫大的享受。

不过每个人的境况不同,不见得都能承受长期的辛劳与有限的收入。更重要的是年轻人应该要学会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决定人生方向是大事,不要只想到收入与保障。认识自己并选择自己真心想做的事,你就会热爱你的工作并且更有机会成为杰出的人,而你的工作表现通常会决定你的收入水平。我当年放弃做生意而选择读书写字的低收入工作,结果却因此而赚了很多钱 (这算不算鼓励?)。人生充满惊奇,上帝的安排是你摸不透的。人生的选择根本无所谓对或错,并且任何时候都可以重新选择。

参看原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