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 educate your clients

Educate your client是非常专业的翻译从业行为。当然,我们传统思维心态上会把“教育”看成一种自上而下的行为,客户是给钱的大爷,服务提供商怎么可以“教育”客户呢?!这里暂不说educate的译法,跟随英文走就好,它代表一种平等的沟通行为,代表服务商将最佳行业惯例传达给客户,让项目在最佳惯例的框架下展开,既能确保质量,又能实现双方经济成本/收入的双赢。

之所以说educate your clients是一种平等的沟通,是因为在市场中,服务提供商与客户是一种供与求的关系,供求并没有阶级性,这意味着,不应存在浅显的“取悦”关系。比如,客户提出的交稿期限根本不现实,译者就应从专业的角度来“教育”客户,阐述项目运作、时间成本以及对客户自身的利害关系,同时表明项目大概所需的时间。很多客户对语言服务并不熟悉,加上成本考虑,难免会提出很多不现实的要求。作为一个专业的语言服务商,有责任告诉客户该行业的最佳惯例,也应该积极引导客户按行业规范来操作项目。这是核心,至于沟通的技巧那就是另一个话题。简单说,所谓浅显的取悦,就是毫无异议地接受客户提出的所有要求。

与客户的这种沟通,其实也从正面体现了译者的专业和自信。再拿交期来说,专业的译者(团队)应该知道自己的日产量,包括熟悉领域的日产量是多少,新领域的热身需要多久,热身期的日产量是多少。再综合软硬件设备、质量控制等各种因素,最终估算出一个时间,如果跟客户的要求时间相差太多,那就应该提出异议,进行协商。

当然,客户在项目期间提出的要求和反馈都是译者应该努力和注意的地方,这些是针对译者的最现实“教育”素材——译者也受到了客户的“教育”。比如说,译写文风、术语要求、最新反馈,客户提出的这些明文要求,都是译者应该作为第一优先级谨记在心的。随着项目的进行,译者把自己训练成项目的定制化译员,并不断积累相应领域的专业经验,在跟客户的平等交流、积极互动中,实现自我的成长。

那到底应该怎样educate your client呢?

方式很难讲,毕竟客户也是人,人最好说话也最难说话,没法跟训练机器翻译一样训练客户。但有两点是一定要敲准的:项目交期和项目价钱。

项目交期,英文单词Deadline更形象,dead…line,挣扎在生死线上。要“保命”的话,就为自己洽谈一个合理的dead…line,不然就是坠入人间地狱了。上文也说过,合理的deadline,首先要了解自己和自己的团队,熟悉项目运作的每个环节,综合各种因素,“统计”出一个适合自己的时间,同时也兼顾客户的实际情况,对两者做出一个巧妙的中和。但首先要对自己的dead…line有数,要有底线。

而价钱,钱可谓是最核心的因素了,用我们上下五千年的口吻来说就是“天下熙熙,天下攘攘,皆为利来,皆为利往”。低价竞争也是一种表层的取悦。不同的服务商成本不同,但也不是没有底线,低价量产总有一方(多方?)要受伤,不是长久之道。但也不意味着漫天要价。简单说,自己(团队)值多少钱要心里有数,至少要有个底线。最可怕的谈判就是没有底线的谈判。所以,当客户提出“有损人格”的报价时,不要委曲求全,也没必要过于激动。大家谈谈,或许可以换种合作方式,而且就算买卖不成,交情还是可以在的。

最后,走到谈客户这一步,一定要有一个定位角色——项目经理(or whatever you call it),哪怕是个体的自由译者也要瞬间转换角色,让自己不但懂翻译流程、项目运作,而且要非常善于marketing,给人一种自然而然的专业感。这不是伪装,而是一种很负责任的专业习惯,毕竟,有哪个客户会放心把项目交给一个满头雾水的嫩小生呢?

4 thoughts on “谈谈 educate your clients”

  1. 你说的最佳行业惯例,是不是包括客户应该提供译文风格指南, 合理项目周期的确定, 项目价格等等

    1. 所谓的最佳行业惯例,应该是可狭义可广义的。从广义宏观上说,凡是为了保证项目质量、控制生产成本、推动产品健康运行上市的,都可划入范围内。对翻译服务提供方和需求方都如此。从狭义微观上则包括到你所说的那几条,译写风格、作业周期、定价等,甚至可以细致到某些词条译法(比如有时客户给出的内容修改或固有说法可能不符合目标语市场)。

      另外,关于译文风格指南,除非是Apple之类的大企业有专门的资源部门,否则通常都是翻译服务提供方来主动起草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