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名字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不知从何起,也从来不会止息,杏花村就这样跟酒联系到一起,甚至成了酒的名字。

名字,可以算得上是最奇妙的人类发明之一了吧,既有实用的区别标识功能,也是言志抒情的独特载体。可是,玫瑰为什么要叫玫瑰呢?这就打开了一个奇妙的世界:文字的产生,文化的积淀,每一个字,每一个声音,当下所有想当然的元素,背后都有一连串的传承演化故事。像我不懂太多,倒一下子局促起来,那就不说文解字了,只简单写一下自己对名字的理解吧。

名字,人名也好,企业名、产品名也好,通常包含三方面的信息:声音、元意象、具体寄托。

一个好的名字,朗朗上口、圆润饱满是很有必要的。当年李谷一老师做客《天天向上》,建议汪涵把娃儿”沫沫”的名字改成”汤汤”。”沫沫/mo-mo”的发音嘴型是内收的,不够洪亮,而”汤汤/tang-tang”却是充分放开的,饱满有力,两者形成非常鲜明的对比。这当然是节目桥段,但单从发音效果上说,汤汤和沫沫完全称得上典型的正反面例子。

元意象,这是我杜撰的词儿,想表达的意思是:名字里每个字以及整个名字本身所能产生的意象联想。就好比把名字放在一个孤岛上,不去考虑它的所有者,单纯地品味那几个字的意思,也就是看看那几个字都产生哪些联想。就拿我的名字说吧,它从小被捉弄,不是说多了一个雪,就是说多了一个静,接着又让人给起了个反义词的外号”热动火”,再后来被”建议”得常跟”暖”同学坐一起,直到最近人们才变善良了,说它很有诗意。聪明的你应该能推断出这三个字是什么。虽然有些调皮无厘头,但的确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这三个字所能产生的元意象联想。而很多名字是借用诗词歌赋里的美好意象,这样它们就不再是抽象的字或词,而是有了文化意象的加持。宜家就是非常棒的例子,一个瑞典品牌,却找了一个非常出彩的中国名,把《桃夭》的词句截取得神乎其神。当然,当名字跟文化联系到一起时,需要很巧妙地把故事讲给人们听,讲得越全面越动听,它就会变得越美丽迷人。

而所谓的具体寄托,顾名思义,就是起名的人在名字里所寄托的感情,言志、审美、寄托、纪实,等等。总之它让名字有了具体的意义,甚至本身就成了一个故事。就拿豆瓣来说吧,最开始谁能把豆瓣跟文艺青年、城市小资们联系在一起呢,还以为是卖葱伴侣的呢。豆瓣之所以叫豆瓣,据说是因为豆瓣网是在一个叫做”豆瓣胡同”的地方做成的,所以,豆瓣也算是一个纪实的名字吧。狗蛋之所以叫狗蛋,是因为爹娘给娃儿起个贫贱名儿,阎王那儿不上册,孩子就好养了,所以,狗蛋是有寄托的一个名字。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无缘无故的名字。普通也好,出彩也罢,每个名字都有它诞生的初始原因。(你可以反对我。)

有一个好的发音和意向联想,同时还能跟产品或者当事人巧妙地联系起来,这就是上佳的好名字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