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经济翻译开业大吉

读研究生的时候,实习训练阶段有一关是财商法类翻译,由我们亲爱的A4老师/老板负责实训。可惜我的成绩太平常了,没有获得”小红花”奖励。后来就根据特长妥妥地进入了语言类翻译领域。但也从那时起,财商类翻译就成了我很羡慕、想进入的领域,总觉得它很难很有挑战性,但又很有意思,好像也挺有钱途——它是个需求量非常庞大的领域。

虽然知道做财商翻译并不是要先达到经济学家的知识水平,但我还是默默地做功课,可能下力猛了点(偏了点儿?)。我去啃金融英语考试教材,把中英文对照来阅读和学习(目前还没胆儿去考试),又搞来专业的《财务会计》和畅销译本公司财务,同时加持经济学人、金融时报和华尔街日报。于是,我已经假装很自信了。

可能我的诚心打动了谁,这个周竟然敲定了一个财商类项目:旷日持久型的,每天一支英文文件,每支不到一千字。我幸福地在心里哭了。

虽然我不是这个领域的资深翻译——从时间到经验都没有太多优势,但是我相信我可以做得很好,给客户、给自己。

这些年来我一直主要在做语言类翻译,也就是很多人认为的没有什么专业门槛的领域,比如时装、腕表、日化、餐饮等等的。坦白说,这些领域的确没有非常深奥庞大的专业知识门槛,但是它们对目标语言的要求非常独特,从语意到语气有各种各样的讲究,作业类型也有很多变数,绝对称得上一个专业领域。而形成对比的是,财商类翻译从内容到风格都称得上截然不同:它讲数字,各式各样的;讲术语,正经八百的;讲套路,严肃理论的。虽然才正式沉浸一周,我已经深深感受到自己的成长速度(婴儿的成长速度是惊人的,虽然个头没大人高)。

虽然我以前擅长的和现在正在做的是不同的领域,甚至可能在大脑里也分属左右半球(一个文艺,一个数理),但庆幸的是,我是做翻译的:翻译大法在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通用的翻译理念是可以指导我成长的。从基本的术语和专业理论查证,到敲定地道的表述方式,从如何寻求和实施客户反馈,到兼顾项目特征和目的,等等这一切,都成为我这个”婴儿”的加持。

不管怎样,我自封老译骨,哪怕是全新的领域,在翻译大法的加持下,用心努力,成为资深领域译者绝不是问题。带着这份美好的、真实的自信,痛快地开垦我地盘上的这块处女地。来年,丰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