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硌硬”引发的普通话趣谈

家人在看电视的时候看到一段人物台词用了“硌硬”这个词,就问了我一句:硌硬是普通话?我一时蒙了,不知如何回答。

我老家在北方乡下,家乡话真是土地的味道,土得可爱。比如有个词念作“gèi er gei”,第一个音重度,紧接着儿化音,最后一个音是轻读,有点像“咯儿咯”,意思是等会儿、过会儿,主要用作副词。比如想说公交车一会儿就到,可以说成:车gèi er gei 就来了。再比如别人催你,你想说马上就好、马上就来、稍等,可以直接喊说:gèi er gei!

“硌硬”也是常用的土话,非常有劲儿的一个词,可用来抗议抱怨令人讨厌的事情/事物,但也可用来寒暄推辞。比如你帮了邻居一个忙,邻居过意不去,就买了很多答谢的礼物送来,你觉得对方太见外了,不想收,就可以说“你快拿回去吧,别硌硬人了”。

关于“硌硬是普通话吗”,翻译出来应该是:硌硬是我们的土话/方言这点是肯定的,可电视剧通篇讲的都是普通话,难道普通话里也有“硌硬”这个词、这个音、这个意思?

需要先明确“什么是普通话”。下面是我搜索网络得出的一些总结。

普通话属于现代汉语,现代汉语包括普通话(也称为现代标准汉语)和方言。普通话的取词涵义是普遍、共通,科学的定义是:普通话以北京语音标准音,以北方方言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语法规范的现代汉民族共同语。上世纪50年代做出的这个定义从语音、词汇、语法三个方面确定了普通话的标准。

在语音标准方面,“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 ,但并非是说在读音上全部照搬北京话,而是指以北京话的语音系统为标准,普通话并不等于北京话。

在词汇标准方面,关于北方方言,也就是广义上的北方话(由于该表达不甚准确,学术上已经不再使用“北方方言”,而是采用“官话”这种表述),是当今的官话,相当于古人的“雅言”。普通话词汇以北方话为基础,也就是以北方话地区普遍通行的词汇表达为准,同时也从其他方言汲取所需语汇。说到方言,现代汉语方言可分为七大方言区,即官话、吴方言、湘方言、客家方言、闽方言、粤方言、赣方言。而官话又细分成八种次方言:东北官话、北京官话、冀鲁官话、胶辽官话、中原官话、兰银官话、江淮官话、西南官话。

在语法方面,普通话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是指现代优秀作家、理论家的优秀作品(如鲁迅、郭沫若、茅盾等人的代表作,毛泽东、周恩来等人的论著)和国家发布的各种书面文件(如法律文本、通告、政令等)。在时间上是五四之后,在形式上是典范的书面形式白话文。

现在再来看“硌硬”这个词。简单搜索后发现,它在北方和部分南方地区是很常用的方言,而且意思大致一致,《现代汉语词典》也将其标注为方言(见下图)。“硌硬”是方言这没问题,但可不可以同时也是普通话呢?毕竟普通话的重要词汇来源就是北方话。恩,这个还真难住我了。或许可以换个角度,普通话中可以夹用方言吗?我想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就比如“硌硬”这个方言吧,社科院编撰的现代汉语词典里都规范了它的书写形式、读音和造句使用方式,我们当然可以在合适的语境场合中使用。

初试微软机器翻译:惊艳与局限

这几年机器翻译比较热,尤其是神经机器翻译的问世,甚至又出现了“机器替代人”的标题党。由于我从事的翻译领域主要是创意性文案,很少涉及机器翻译,加上多少有些不以为然,毕竟人类的语言太复杂了,因此没有怎么实际体验。前一段时间作为“娱乐”领略了一下微软机器翻译,有被惊艳到,尽管也看到了它的局限性。

我体验的是Translator App上的语音翻译功能以及网页版Bing Microsoft Translator上的文本翻译功能。

对于一般文本,比如下面截图所示,翻译结果还算不错,而且在下图的例子中,它很惊艳地把第二句话隐藏的主语正确地补上了。

对于一般的语句,App的语音翻译也不错,能比较正确地识别语音,断句也还可以。

 

但它的局限性也非常多。简单地说,在语音翻译中,如果连续讲话,语音识别的断句会出现问题,一些词语会识别失误,这直接影响了翻译质量。在文本翻译中,有几类文本是它处理不好的:文化类、语境类、专业文案。

文化类是指包含鲜明地方文化特色或文化寓意的语句,比如:

语境类是指一些词语的意思要根据语境来选择,而机翻选择了错误的意思,或者说选了最字面的意思,但并不符合当时的语境。就比如下面的:

除了选错多义词的语境含义,还有可能出现对整段话的理解太过字面,没有把真正的意思表达出来。

专业文案是指比如法律合同,它会出现语意理解上的偏差甚至做出意思截然相反的翻译。

但有趣的是,正如我们在翻译的时候会经常面对不完美原文文本,机翻面对的也往往是不完美文本。比如在语音翻译方面,很大的概率是人讲出的话本身就是逻辑不够,有重复,不连贯,在不该停顿的地方停顿。由于所录入的文本质量不高,机器无法识别真正的信息,自然输出的译文就一塌糊涂。当然,这并不是像有些观点所说的,要倒逼人讲便于机器识别和翻译的语句;相反,人在讲话时出现的诸多“不完美”正是需要人工译员来处理,甚至是一种机器很难企及“智能”。在文本方面,一些机器很难处理的文化创意文案,实际上对人工翻译也是非常大的挑战;有的即使是“完美原文”,比如一些法律合同中的权责归属关系,但文本含义太绕了,机器很难处理妥当。其实所有这些所谓的局限性既是人工翻译的价值和机遇所在,也是我们对机器翻译的奇幻寄托。

不管怎样,现在的机翻水平是前些年所无法想象的,这是非常激动人心的进步,对翻译从业者来说是福音而绝非威胁。这些日新月异的科技进步,把我们从重复性作业中很好地解放了出来,让我们反思作为人的真正价值所在,也督促我们去实现更加原创的价值。在一次次迭代中,突破局限,领略惊艳。

筷子文化:杜嘉班纳“起筷吃饭”的水土不服

这些天意大利奢侈时装品牌因为“辱华”上了热搜,甚至遭到抵制。其实,导火索“起筷吃饭”系列短片本身只是一个市场营销失误,没有做好文化管理。如果没有杜嘉班纳创始人后续的激烈言论,或者说其社交媒体账号没有被黑,也不会演变地成现在这么严重,当然这是他话,这里主要说说筷子文化这个导火索。

杜嘉班纳原计划于本月20号在上海发布其品牌的时装大秀The Great Show,为了预热,发布了“致敬中国文化”的美食系列短片《起筷吃饭》。如果要列举中国和意大利的共同之处,美食无疑是最显著最安全的切入点。

这套美食系列短片每支两三分钟的样子,展示的是用加长版筷子吃夸张版意大利传统食物:披萨饼、意大利面和香炸甜卷。争议点之一是短片设计成模特一开始不会使用筷子吃意式美食,做了很多尝试,比如,吃披萨的时候一手一根筷子切披萨,把筷子竖插到披萨上,用筷子直接夹超大号甜卷。

我们小时候都有被家教不能把筷子竖插到饭里,更不能在饭桌上一手一根筷子拿着。筷子竖插到饭里,基本上等同于给死去的人上香,在饭桌上做这个动作无疑是非常晦气的。要是一手拿着一根筷子张牙舞爪,更是不可接受,一来这本身是危险的动作,容易戳到眼睛之类的,二来这是很显然的不得体的餐桌礼仪。如果食物太大,我们不会直接去夹,我们会用到勺子,或者提前切小,实在大块头的是可以直接用手拿的。

细想,我们对筷子是充满敬意的。我记得小时候每次帮忙摆饭桌,都是要先给爷爷奶奶拿筷子,最后才分给自己,筷子的粗头要朝外方便直接拿起来使用,潜移默化中也被教育在饭桌上不能一边吃饭一边拿着筷子指指点点,不能把筷子含嘴里说话,当然更不能把筷子竖插到任何食物里。相信这些对用筷子吃饭的我们来说,都不陌生。

有观点称杜嘉班纳这支广告是为了迎合千禧一代,他们独立个性,与众不同,打破传统。但我相信,就算是更年轻更独特的零零后,他们在餐桌上也不可以不尊重筷子文化。但是,如果是用筷子吃西餐呢?在餐桌上,筷子是万能的,用筷子的人是充满创意的,几米长的兰州拉面都能用筷子挑起来,还拿不下意大利面?所以基本可以说,这几支起筷吃饭的广告太尬演了,没有哪个用筷子吃饭的人会那样用筷子。

另外从文案本地化的角度来说,也是有不少问题。比如作为一支在中国播放的宣传片,不需要解释“小棍子样的餐具”,因为国人都知道那是什么,直接说“筷子”就好了。当然,也许这根本不是翻译的问题,在这种项目中,翻译往往处于被动的地位,能不能产出漂亮的本地广告文案,关键在于整个项目团队的运作。比如,在进行创意的初期,中国本土团队在文化方面的建议是不可缺少的;在文案本地化过程中,强调创造性翻译是必须的;后期成品的质量控制也不能缺席。

不管怎样,文化与经济的搭档关系,不是那么简单的工程,不小心就会水土不服。做足功课,虚心学习。

暮光之城

Twilight Saga是Stephenie Meyer在十多年前写的美国奇幻青春爱情长篇小说,08年起陆续拍成同名电影。

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在哪个文化中都如此。当爱上一个人,哪怕是狮子与羔羊的恋爱,你都无法自拔。你可能陷入各种爱情症状,对方在你眼中是那么完美,你可能会不可救药地贬低自己,也可能不自觉地过度保护对方,你只想让对方更快乐、更安全,你希望自己更加强大更优秀这样才能跟对方相称……

青春爱情里会发生的心里活动,Stephenie Meyer用细腻自然的文字娓娓道来,你在听故事人物倾诉的同时,仿佛也在倾听自己。

Bella这个女主角就在这样的文字中诞生的。她是那种平地走路也会摔跤的天生无运动细胞宅女,没有任何音乐细胞,有原则,善解人意,擅长否定自己,总之跟好莱坞影片里传统的美国女生截然不同,倒像是我们这里一般小县城里的姑娘,而实际上,她就是美国小县城里的一个女生。

为什么会产生爱情的化学反应?小说里讲得很妙,1. Edward有让人类不可抗拒的相貌、声音、体香,2. Bella的血液对Edward有着超乎超人的吸引力。爱情的火花就这样奇妙的产生了。

这是一个吸血鬼与人类同时插播狼人的爱情故事。吸血鬼是整部小说的奇幻担当。

长生不老,拥有冻龄的绝美相貌,力量、速度、五官六感的敏锐度超越常人数百倍不止,这就是吸血鬼的基本特征。他们很多还拥有超能力,比如能看到未来,奇幻的高潮就在这里。

暂且把Edward所在的称为A队,把吸血鬼界的皇室称为B队。B队的历史最悠久,大概有数千年,集结了吸血鬼历史上最有才华的成员,比如用眼光让人痛不欲生,比如剥除对方的所有感官知觉,在一片黑暗寂静中毫无感觉地被消灭掉,如果想逃跑,会有专门擅长追捕的吸血鬼把你从天涯海角给揪出来,你的思想在他们面前绝对透明,因为只要接触一下你身体的任意部位,就能知道你的所有想法。

A队是一个独立并发展起来仅有几百年的年轻家族,威力很大:不需要任何接触就能阅读对方内心世界;只要对方做出决定就能看到未来结果;左右周围人情绪;可以抵御一切吸血鬼超能力的盾牌。

还有不归属于任何队的零散吸血鬼,超能力包括比如双手可以放电,比如可以操控自然元素兴风作雨造山开地,比如可以让对方产生幻视……

就像是打开了想象的闸门,任何梦想的超能力似乎都能找到。最酷的是盾牌,刀枪不入啊;比较麻烦的是无触点读心术,毫无秘密可言;奇妙的是能看到未来,好让人憧憬的超能力~~

架空现实讲爱情,往往会成为当事人的自言自语,但暮光很妙地运用过了奇幻题材来架空各种现实局限,松绑想象,爱恒久远。

笔译也要保持口语水平

长期伏案码字,加上现实中口头交流的场合不多,难免会生疏了外语口语,甚至一开口会感觉怪怪的,腔调、流畅度、语感等等都找不准了。

虽然笔译主要从事笔头工作,但难免会遇到口头交流的场合和需求,如果口语拖后腿儿,会是很遗憾的事情。比如,新项目启动,客户需要开会交代交流一下,或者是接到一个新客户,需要进行面试。虽然这些场景也许不常见,但无法自如地用工作外语交流无疑是潜在的发展障碍。再比如最实际的场景,家里有熊孩子,第二代的外语教育难免忍住不要亲自上阵,至少参与其中。不管怎样,口语不能丢,口语水平要保持。

对于笔译而言,我认为要找回和提升口语水平,首先要明确对口语的本质需求是什么,然后找到自己的问题所在,继而寻找解决方案。

对口语的本质需求
作为笔译,我认为我们对口语的本质需求基本就是两点:表达观点、分享信息。我经常问自己,对于要表述的观点和信息,能用中文高质量地展示出来吗?——论点明确,论据充实,逻辑条理。现实情况是,有时候用中文都说不明白,所以很自然地用英语也表达不利索。换言之,不管是外语还是国语,语言是皮,内容和观点才是骨。先理清自己想说的、想分享的,然后再考虑如何去说。

问题所在
至于问题所在,就是自查口语表达的障碍。比如我个人而言,长时间不说英语,再讲遇到了以下问题:

– 流畅度不够,表现在容易卡壳儿,恩啊filler太多
– 语法容易乱,比如s/he、单复数、时态会混了
– 逻辑性偏差,容易前言不搭后语

解决方案
出现这些问题,当然“有历史的原因”——口语本来就不是强项,但解决方案也不是那么难找。

  1. 刻意训练——雅思口语

IELTS Speaking是我发现的非常棒的自我训练方式。雅思口语以话题为主导,考察日常语言交流能力,强调逻辑性、流畅度、语法、词汇。而且,有充足的训练资源,比如智能对练软件、各种雅思口语资源网站、专业的雅思口语培训书籍。我个人认为,用雅思口语来自我训练,能比较迅速地找回口语表达的感觉。比如以下话题,用一分钟准备,两分钟内讲完。

Describe a place you would like to travel to that is far away from where you live. You should say:
– Where is it
– How you would like to go there
– What you would do there
– And explain why you would like to go there

这样的话题也许有些刻板和“考试主义”,但通过参照考试标准进行自我训练,会短期内高效唤醒语力,比如减少恩啊filler,提高表达条理性,掌握日常实用词汇,增强语法意识,最基本的语言元素都系统地涵盖在内。

  1. 实际应用
    我有两种方式:

跟家里人讲。我家人不懂英语,但我们每天会预留出半小时左右的时间,让我用英语加汉语翻译跟他们交流——先说英语,然后翻译成汉语给他们听。一开始觉得好玩,但很快就发现这是一箭双雕的事情,既是有趣的家庭交流,对我来说又是不错的学习和训练机会。我们聊的都是些天南海北、街长里短的事情,很多时候我会捉襟见肘不知道怎么说,事后查阅这些难点,做成笔记,个人感觉效果非常不错。

复述。这个目前我还没来得及实施,但我的计划是,以话题和问题为导向,用录音的方式做记录,比如,看了一篇文章,用复述的方式条理地讲出其观点内容,然后回听自己的录音,发现问题所在,比如流畅度、逻辑性、语法、发音。

  1. 英语写作
    听说读写是相互促进的关系,尤其是写作和口语。写作注重语法、词汇、连贯性和逻辑性训练,通过写作提升这些语言能力,对口语表达会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总而言之,作为语言服务者,口头和笔下都要做足功夫。

作为评估者的审稿

这几个星期,连续做了几批Assessor & Test Reviewer的工作,有的是帮助英国翻译协会评估新的认证译员,有的是帮助翻译公司筛选新译者或者帮助赢取试译的新项目。除了一两份非常精彩,一看就是老译骨手笔,其他大部分都是领域新手的样态。

如果只修改还不算太痛苦,更痛苦的是作为Assessor的身份。

为了所谓的客观,要对每一处修改进行错误类型归类,并标记每处问题的严重程度(比如Minor, Major, Critical),然后逐一列出原文、译文、修改、修改原因,最后再就整体质量写一段小结。一开始比较怀念吃掉的语言学和语法课,写评估内容也不太适应。不过好在每种错误类型都有明确定义和规范,温故知新起来也比较有的放矢,另外也可以对号入座。但有意思的是,有时正是因为规范地太明确了,反倒入不了座。比如原译文就是啰嗦,可没有哪个错误类型是啰嗦(排除其他硬伤,比如术语,可以归入Style或者Rewording的范畴)。

另外在帮助赢取试译的新客户项目时,有一点很有意思。这个新项目的几百字试译文本让五个人来做,每个人的措辞造句风格必然有所不同。但除非有原则性硬伤,否则不要修改原作业,这样是为了能呈现多元化文案的提供能力。这其实是非常微妙的要求。毕竟,译稿不是出自名家,本身是不完美的,甚至问题斑斑,那如何界定原译文的措词造句风格是否值得保留呢?

依照流程客观评估自然是非常重要的,但作为评估者的审稿所作出的主观判断对项目也非常重要的。比如,原始作业的措辞造句风格到底要不要保留,保留多少,这就不是可以通过量化实现的,而是需要作为评估者的审稿进行主观判断。

另外,评估者不是审判者,没有一丝一毫的居高临下,每个改动都要有成熟的理由去解释和支撑。这也反过来督促我们去琢磨该如何把项目做好,把翻译做好。

最后,就是作业效率,也可以说收费问题。不管是按什么标准来结账,最后都落实在时间上。一开始没有经验,一份预期2.5小时的评估实际用了5小时多。这里面自然有不熟悉流程、首次作业生疏等因素,但后来分析,即使熟悉了流程和操作,2.5小时也很难够用。正所谓,不仅要提高工作效率,更要熟悉自己的工作效率。

翻译不完美原文

这两天在做一个培训类翻译,原文有的地方太不漂亮,这引得我思考该如何看待和处理不完美原文。

不完美之殇

原文只要是由人来书写或讲述/录入,最终呈现的文本总是容易不完美。比如会出现基本的拼写、语法和录入错误,也常会出现冗余的词句表述。人的主观能动性可以创造出名著,但更多的是普罗大众的平庸失误。

作为译者当事人,深深时时地体会到这样的原文事实所带来的干扰、困扰:该怎么翻译很有问题的不完美原文。

这就有质疑了:译者有资格判定原文不完美吗?毕竟,译者本身也存在各种不完美因素,不能用假设的完美译者去定论原文不完美。但如果就是任性地假设译者充分发挥主观性,接近了完美,那么他们有否可以判论原文,并修正所谓的不完美,产出一个接近完美的译文呢?

完美磁场

稍微冷静一下,就意识到这样的任性追问是没有实际意义的。要解决问题,应该首先明确问题是什么。不完美原文的问题无非有二:怎样分析不完美原文,以及怎样处理不完美原文。

原文的不完美。书写、语法和录入错误,是基本的不完美体现。事实信息错误(比如把2017/4/20记成周二),是另一种硬伤的不完美表现。无谓地消耗读者精力的冗余语句,或者采用扭曲的句式结构,也是一种不完美。至于再深入的,比如论点论据论证等方面的问题,虽是不完美,但已不是翻译的课题了。

这个不完美还太抽象单薄,因为还没有考虑作业类型和配套资料等因素。比如一个文本本身没有问题的操作指南,但由于缺乏充分的背景资料支持,导致原文的含义隐晦难以捕捉,很难说这样的项目文本是完美的。所以项目的成熟度也是影响原文文本的重要因素。有趣的是,原文语句冗余、句式结构扭曲这一点,在翻译课题内也很微妙。如果原文繁冗,译文可以简练吗?

我想,在处理这些不完美原文问题的时候,既不能凭空理论,也不能追求一劳永逸的方案,而是要根据项目特点和文本内容做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更有效的方式是明确不同题材、不同类型的完美文本应该是什么样子,然后与项目实际原文文本进行对比分析,并列出原文实际存在的问题,有理有据,再就处理方案达成一致并付诸实施。

相对的,成功文本至少要覆盖两个方面。一个是基本的语言信息水平,比如拼写、语法、事实信息,这不言而喻。另一个是项目类型,从另一个角度讲就是文体文风,这有不少文章可做。

在处理不完美文本之前,先要明确文本所属的类型,然后再分析该类型文本的完美标准是什么。比如确定了一个文本属于企业内部培训题材,那就要明确完美的内训文本要采用什么样的文体和文风。除了基本的题材写作通用原则,也要兼顾周边因素,比如文本的投放平台和投放方式等,而如果是第三方合作,最重要的参照标准莫过于客户的既定风格指南。完成这样的前期工作,就来观察原文,如果确定有明显的不完美,那就留出足够的时间和精力进行对比分析。

脱离具体项目来讨论完美是不可行的。要成功应对不完美原文问题,需要的是一个完美磁场,它能分解嫌疑原文,包容完美原文,吸纳全部项目因素,兼顾预期译文质量。

愿这个磁场你我共拥有。

后鼻音韵母ong eng ing训练

大学时我们有位辅导员,我一直以为是老师,直到毕业填表时才发现是老师。宿舍邻舍的同学也常逗我,不是学我,就是让我念”大红灯笼英雄“。记得有一年冬天特别冷,路上很早就结冰了,我兴冲冲地跑回宿舍说,”外边上了”,舍友先是一片茫然,然后狂笑,原来”外边上了”。其实,要到我老家,很少会听到”易””英“这样的发音,更多的是”易””英“。

是的,我是ong eng ing这三个后鼻音韵母不分,具体来说是不擅长发ong。不能归咎于地区发音特色,是我普通话没学好。: )

我并不是发不出ong这个音,更不是辨不清这三个韵母,只是不习惯发ong,所以我相信是可以通过训练纠正过来的。先整理一个小表格,态度严肃地说练起来 ; )

东方英雄红灯笼
冻凶雄熊红灯笼
红胸熊,红雄胸
东雄红熊行贡功

Stop Dreaming, Start Living: The Selected Life Of Walter Mitty——不要白日梦,现在就去做!

周末看了《白日梦想家》,这部根据同名短篇小说改编的2013年的电影已经是我第二次看了。上一次看的时候大概是2015年,这前后两次的观影感受/心得截然不同。

电影讲了一家纸媒杂志的底片影像部员工Mitty的故事。纸版杂志要停刊改组成在线版,外部知名摄影师专门寄来一卷底片希望能将其中的25号作为最后一期纸质杂志的封面。但是,Mitty却没有从这卷底片中找到25号。几经情节起伏,习惯于生活在自己幻想世界中的Mitty决定去找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自由摄影师,询问25号底片的去向。他去了格陵兰岛,追到冰岛,跳到海里,滑板到正在爆发的火山脚下,却总是晚到一步没能追到摄影师。回到家中,万分泄气,甚至把摄影师当时一同寄给他作为礼物的钱包也扔到垃圾桶里。但当从母亲那里得知摄影师去了阿富汗后,他又拿出行李箱飞了出来,在皑皑雪山,一个人慢慢寻找,意外中遇到了正在拍雪豹的摄影师,也得知了25号照片的去向。

这是一个小人物的故事,Mitty太平凡了,一个普通的员工在一个普通的岗位兢兢业业地工作了十几年,但却活得很没胆,整天白日梦,甚至不敢直接向爱慕的女生表白,更受到同事老板的恶意捉弄。我第一次看的时候,觉得故事也没什么,就算Mitty追到了底片下落,那又怎样呢,他并没有带来什么大的影响和改变,只是勇敢地做了他想做的,努力完成了最后一次工作而已。

而当我第二次看,感触太不一样。

生活中总是想得太多、太美,却没有践行多少。或者说,轰轰烈烈的人生、事业和理想的确震撼人心,但通常那都是别人家的,自己更需要面对的其实是当下平凡得有些平庸的自己。很多时候,平庸之所以平庸,就是因为把想当成了做,用想象替代了实际行动。虽然Mitty大费周折最终只不过是找到了底片而已,没有掀起宇宙大发现,但他挣脱了旧我的牢笼。电影结束了,而他的新生命/生活却刚刚开始。

每一个人的生命都要自己去活,想象再精彩,也不是生命和生活本身,只有全力争取和实践了,那才是拥有过、生活过。小人物之所以爆发出精彩动人的力量,正是因为他们虽然很普通,却敢想敢做,而且做得扎实洒脱漂亮。梦想首先不在于是否惊天动地、改变世界,而在于它是否源自内心真我,自己是否为了它而勇敢地努力着。梦想、事业、理想,所有这些美好的事物,从来不是空降而来,不是想象而来。每一个灵感想法,都值得记录与实践。不要白日梦,现在就去做。上路了,才更清楚自己,更清楚这个世界,也才能让自己更精彩,为这个世界奉献一点可爱。

五笔进度

经过这些天的练习,五笔最快码字速度27字/分钟,而且这个速度只是对照语篇进行码字,没有考虑实际作业中可能记不起字形的情况,要投入实际工作还有很大的差距,至少得提高到90字/分钟左右才行。

这两周以来,最集中的训练阶段是周末,工作日平均抽半小时训练。不过前几天”浪费”在理论学习上,强记成字字根、键名字根以及一二三级简码,到了后半段时间才发现这些字根理论/技巧先有个印象就可以了,关键是直接去打字,在实际打字的时候再去领会那些技巧/理论。

未来一星期的目标是篇目训练速度达到50字/分钟。努力实现这个脑袋拍出来的数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