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装翻译

从2011年进翻译公司全职实习,到毕业后开始全职做翻译,合计起来处理最多的应该是时装领域了。时装是什么?它是衣服,是配饰,是鞋履,是时尚。Fashion在T台秀场上,Fashion更在日常身边里。它光鲜浮夸,它繁琐细腻,它也个性直白。今天来简单说说我的时装翻译,希望自己温故知新,更勉励自己在这个领域有新的突破。

我做过的时装翻译主要是帮助国外中高端品牌进入中国市场。译介内容的投放平台包括在线商城(自有和第三方)和社交媒体/传统媒体,译介内容围绕服饰、鞋履和配饰展开:投放到在线商城,主要就是产品介绍;投放到媒体平台(比如纸质杂志、营销邮件、网络新闻、推特/微博等),通常就是需要创造性翻译的产品推广文稿。

跟所有翻译一样,时装翻译也需要先明确译写风格,确保译文符合品牌定位以及目标客户的接受度。前期跟翻译公司合作做高端奢侈品牌,这些品牌的中文文案多少都很追求意境,尽管原文有时明明就是”简明英语”——大白话,但中文却不能”偷懒”,一件五六位数字人民币的衣服怎么可以大白话呢。所以通常就在原文的基础进行创造性翻译,从用词造句到段篇结构,进行必要的创造性译写调整。当然,这也要看品牌,就像后来做的两个北欧品牌,它们都是中高端设计师品牌,但追求的是让产品说话,让消费者决定衣服是不是值得拥有,禁止雍容华丽的表达,鼓励直白个性的风格。另外,面向普通消费者的日常品牌也不容忽视,不管是母婴装、运动休闲装,还是通勤装,不适合雍容,但也不能机械苍白。而所有这些类型的品牌文案,还要兼顾广告法,不能加入可能误导消费者的极端信息或不实信息。

风格定下来了,就进入专业领域这一关。由于时装是日常接触的,尤其作为女生,对剪裁设计有着近乎天生的亲切感,所以处理起来并不十分困难,尽管它很繁琐庞杂。比如服装,从衣领、肩部、衣袖、开襟、下摆,到腰身、门襟、裤腿、裤脚,从衣长、袖长、裤长、裙长,到版型、廓形、剪裁,再到褶缝、配色、图案,在原文的引导下,娓娓译来。功课也是要做的,时尚杂志、公众号、媒体专栏、主流电商平台、专门书籍,等等这些渠道都时不时地浏览关注,该笔记的、该参考的、该提问的,都统统做到,翻译时也就更加轻车熟路、信手拈来。天长日久,时尚达人一枚,至少可以做个时尚编辑(助理):)。

说到专业,所有品牌文案都需要故事的支撑,从创始人的传奇创业故事,到艺术的灵感启迪,从对环保公益的关注,到赋权消费者,时装作为现代社会最活跃的行业之一,其文案本身也包罗万象。译写时难免会遇到自己陌生的信息,感恩互联网时代和谷歌搜索,通过各种交叉搜索获取各种背景信息,完成”扫盲”任务。有意思的是,不完美原文随时可见,毕竟原文作者不一定是(一定不是?)知名copywriter,更不是莎士比亚。当英文造句让人抓狂时,不要对自己的外语水平失去信心,那原文很可能是非英语母语的人写的蹩脚英文,作为译者既要分析推敲原文的”本意”,又要用自然完美的中文演绎出来。当然,对于确实无法理解的”奇葩”原文信息,完全有必要向客户提出疑问,请求答疑,并附上自己的推测判断。

越来越多的国外品牌走进我们的生活,中国的时装品牌也在努力地走向世界,能参与这个爱美丽的行业,想想蛮开心的,也真希望能跟我们中国自己的品牌合作,一起走上国际舞台。加油~ :)

香水翻译笔记

三月下旬到四月初完成了一个中高端香水的内部培训翻译案子,这是我第一次如此大规模地做香水专题翻译,今天简单笔记一下。

在进入正题前,先讲个小插曲。两小时前我专门搜了香水相关的书籍文献,不小心看到了一个悠久历史的庞大行业。从《香乘》、《新纂香谱》、《调香术》,到Perfumes,古代与现代、中国和西洋、传统与快销,方方面面真够热闹,可谓术业有专攻,历来没有小行业。

进入正题。香水翻译的项目来源,按照目标读者可粗略地分成两大类:一类是香水专著或内容接近专著的文章,另一类是市场营销相关。前者面向专业人士或者想深入了解香水的人;后者是香水品牌为了更好地向消费者推广产品而专门撰写的各类题材的文本文案。目标读者和文本目的决定了这两类项目在专业内容和措辞风格上迥然不同。

我所要笔记的香水翻译只针对第二种情况:市场营销和推广。它包含的题材大致有:1). Product Copy, 常见于产品的网站说明页和/或登录页。2).品牌门店内部员工的培训资料;3). 各类Press Release(包括印刷媒体和电子网络媒体)。这几种可能题材的目的都是要Marketing,所涉及到的专业知识点不会过于深奥庞杂,不然也不符合广告推销的原则了。总结起来,主要涉及的专业领域知识包括以下四类:

  1. 香调香型
  2. 香料成分
  3. 调香灵感
  4. 香水等级

一款成熟的香水是有层次感的:最开始先闻到那些易挥发的轻盈香味,比如柑橘香果香;接着大分子香气散发出来,并且有一定时间的留香,比如花香、辛香;最后进入收尾阶段,比如本木香、麝香等。这一前一后的香味挥发与萦绕,构成了香水的前调、中调和尾调,中文表述上会有些许变通,比如前调也有的称为头香,尾调也有的叫后调、基调。对应的英文主要是top, middle/heart, and end/base notes. 而香型,主要是指果香、花香、本木香、动物香诸如此类的,同时会有嗅觉上的形容,比如前调通常是轻盈的、清爽的,而中后调可能是馥郁醇厚的。

香料成分也就是每个香调阶段所散发香味的来源(天然或人工合成)。比如,可能有香辛料成分——罗勒、姜、豆蔻、肉桂等。而柑橘、黑莓、樱桃、苹果等也是果香的来源成分。在本草、本木香类中,有苔藓、香柏等。再就是贵重的比如麝香、龙涎香等。

而至于调香灵感,市场营销文案更多的是对市场的迎合,这意味着经过各方的一路打磨,最后确定要翻译的文本可能早已不是调香师最初的灵感,而是融入了大量市场推广的元素。所以,这里的灵感通常也变成对香调的形象化、场景化表述,比如文案可能为产品勾勒一种伦敦初春的香韵氛围。

所谓的香水等级,是指针对香水中香精含量而做的划分。香水由不同比例的香精、酒精和固定剂混合而成,香精的比例越高,留香的时间也就越长,也就因此有了常见的五种香水:浓香水、香水、淡香水、古龙水和清淡香水。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不同等级的香水词借用了法语单词:Parfum, Eau de Parfum(EDP), Eau de Toilette(EDT, E/T), Eau de Cologne(EDC, E/C), Eau Fraiche(EF)。当然,有的香水产品名中并没有表明等级类属。

以上几个看似浅显的专业点对市场营销类香水翻译至关重要,能帮助我们准确深入地理解原文,同时也更清晰自然地译写产品基本信息。剩下的,就是Marketing的事了。

同大部分营销类英文文案一样,香水英文文案在措辞行文上通常表现为清澈简朴或者文艺华丽,在译成中文时都要拿捏分寸。不能用力太猛,把不像中国话的句子篇章当做有意境,但也不能跟原文太紧,弄得译文像是不成熟的机器翻译。先研读品牌的风格指南、已认可的参考译文以及项目说明,再来确定译文的措辞风格。

总而言之两大任务:搞清涉及的香水领域知识,运用”翻译大法”将原文本有效转变成目标文本。

奇妙的名字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不知从何起,也从来不会止息,杏花村就这样跟酒联系到一起,甚至成了酒的名字。

名字,可以算得上是最奇妙的人类发明之一了吧,既有实用的区别标识功能,也是言志抒情的独特载体。可是,玫瑰为什么要叫玫瑰呢?这就打开了一个奇妙的世界:文字的产生,文化的积淀,每一个字,每一个声音,当下所有想当然的元素,背后都有一连串的传承演化故事。像我不懂太多,倒一下子局促起来,那就不说文解字了,只简单写一下自己对名字的理解吧。

名字,人名也好,企业名、产品名也好,通常包含三方面的信息:声音、元意象、具体寄托。

一个好的名字,朗朗上口、圆润饱满是很有必要的。当年李谷一老师做客《天天向上》,建议汪涵把娃儿”沫沫”的名字改成”汤汤”。”沫沫/mo-mo”的发音嘴型是内收的,不够洪亮,而”汤汤/tang-tang”却是充分放开的,饱满有力,两者形成非常鲜明的对比。这当然是节目桥段,但单从发音效果上说,汤汤和沫沫完全称得上典型的正反面例子。

元意象,这是我杜撰的词儿,想表达的意思是:名字里每个字以及整个名字本身所能产生的意象联想。就好比把名字放在一个孤岛上,不去考虑它的所有者,单纯地品味那几个字的意思,也就是看看那几个字都产生哪些联想。就拿我的名字说吧,它从小被捉弄,不是说多了一个雪,就是说多了一个静,接着又让人给起了个反义词的外号”热动火”,再后来被”建议”得常跟”暖”同学坐一起,直到最近人们才变善良了,说它很有诗意。聪明的你应该能推断出这三个字是什么。虽然有些调皮无厘头,但的确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这三个字所能产生的元意象联想。而很多名字是借用诗词歌赋里的美好意象,这样它们就不再是抽象的字或词,而是有了文化意象的加持。宜家就是非常棒的例子,一个瑞典品牌,却找了一个非常出彩的中国名,把《桃夭》的词句截取得神乎其神。当然,当名字跟文化联系到一起时,需要很巧妙地把故事讲给人们听,讲得越全面越动听,它就会变得越美丽迷人。

而所谓的具体寄托,顾名思义,就是起名的人在名字里所寄托的感情,言志、审美、寄托、纪实,等等。总之它让名字有了具体的意义,甚至本身就成了一个故事。就拿豆瓣来说吧,最开始谁能把豆瓣跟文艺青年、城市小资们联系在一起呢,还以为是卖葱伴侣的呢。豆瓣之所以叫豆瓣,据说是因为豆瓣网是在一个叫做”豆瓣胡同”的地方做成的,所以,豆瓣也算是一个纪实的名字吧。狗蛋之所以叫狗蛋,是因为爹娘给娃儿起个贫贱名儿,阎王那儿不上册,孩子就好养了,所以,狗蛋是有寄托的一个名字。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无缘无故的名字。普通也好,出彩也罢,每个名字都有它诞生的初始原因。(你可以反对我。)

有一个好的发音和意向联想,同时还能跟产品或者当事人巧妙地联系起来,这就是上佳的好名字了。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键盘打字错误

我使用拼音输入法,之前用谷歌拼音,后来改用搜狗。今年以来,发现键盘打字经常出现错误,比如:

1. 想输入”快乐”,却拼出了”lekuai”

2. 想打”一场”,却飞速地选择了”衣长”

3. 按错按键

一开始觉得应该也不是太大的问题,无非是敲键太快了,加上输入法会根据我的日常输入,给我智能优选词组拼写。大不了放慢按键速度,打完后再多检查几遍罢了。可问题并不这么简单。

首先,单就放慢按键打字、多检查几遍这两条来说,就很成问题。输入速度是习惯,习惯关乎生产效率,刻意放慢速度无疑人为地放缓思维——本来敲字儿就没思维跑得快,还再放慢?而多检查几遍,这固然能检查出错别字,但问题是,当局者迷,很容易出现自己敲的字儿错了也看不出来,尤其是新鲜出炉的字儿,而且回头检查键盘别字这本身就增加了一道繁重的工作。

作为一个靠码字儿吃饭的译者,键盘打字引入的错误是非常低级、也是非常严肃的问题。怎么办?怎么办?你说怎么办?

我想到了五笔。几年前,我曾想学五笔,当时是觉得五笔打字非常酷。可是现在,我想到了它,绝不是要去耍酷,而是觉得它能更大程度上减少键盘打字错误。因为五笔是用字根来组合字,更接近于手写。甚至可以说,只要知道要写的汉字词组是什么,就可以通过组合字根准确敲出目标字词。

但实际绝没有这么简单。

三月份,我开始学练五笔,虽然因为所谓的时间紧缺问题,只在上旬坚持每天学练平均1小时,但是已经深深地意识到五笔的挑战:

首先,通过组合字根来定位字词,这是五笔的优势,但也是它的门槛。也就说1要知道有哪些字根,2要知道一个字可以拆成哪几个字根,3要知道怎么通过组合这些字根来敲出目标字。这门槛不低啊。

第二,如果提笔忘字,还怎么拆字呢?拼音输入让打字成了选择题,但五笔输入首先是”所想即所得”,脑子里都想不出那个字长啥样,还怎么拆它呢?有一次我死活想不出”带”长的啥样儿,你说急人不急人。

第二,生产力。掌握了基本的字根常识,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要把理论转换成实实在在的生产力,这才是最终目的。而再加上提笔忘字的问题,更是难上加难。所以五笔的学习曲线,实在比拼音打字不知道高了多少倍。没有高强度、高密度的训练实践,绝对难以取代拼音的效率。

怎么办!怎么办!你说怎么办!这是一场硬仗啊,哈哈哈哈。

还是要办它的。这个月再给自己一次五笔的机会。再忙每天也要抽出哪怕半小时的时间去办它。学五笔,趁年轻,都年轻着呢!

Airbnb爱彼迎:论名字的重要性

2017年3月22日,全球民宿短租平台Airbnb推出中文名:爱彼迎。

尽管官方表示”爱彼迎”是历经一年,经过多方考察才筛选确定下来的,但这并不能让广大键盘侠们买单。社交平台上几乎一面倒地给出了负面评价,调侃之声不断,苹果和微软无故躺枪,不纯真的联想也层出不穷,甚至Airbnb的Logo图形和配色也被开玩笑。

国外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必然面临众多挑战——政府政策、消费者习惯、人才聘用、市场推广等等,即使本土企业都疲于应对,更别说一家外国公司了。在众多难题中,一个叫得响的中文名无疑是融入中国市场的重要元素。因为正如曼德拉曾说的,用外语交流,哪怕对方能听懂,话语只是进入他的大脑,但用对方的母语来交流,所说的话却能深入内心。一个叫得响的中文名字,可以直接俘获人心,至少第一印象绝对没差。不仅如此,国家政策也要求外国企业在中国发展必须设置中文名字。消费者在日常使用交流中,也大多会用品牌的中文名,尽管也不排除例外,比如提到IBM时,很少说它的中文名”国际商业机器公司”,而是直呼IBM。

成功的本地化名字非常多,比如可口可乐、宝马、奔驰、家乐福,这些中文名字本身就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品牌的魅力。失败的案例也很惊艳,最经典的当属可口可乐的”前身””蝌蝌啃蜡”,可以说上世纪二十年代的这个译名直接葬送了Coca-Cola当年在中国的前途。正反两方面的例子都在讲说一个事实:名字非常重要,可以成就企业和品牌的发展,也可以葬送它。

当然,在好名字和孬名字之间还有很多可能。微软的Bing刚推出的时候,也有很多调侃的声音,甚至本土的”天猫”刚露面时也不被看好。而时至今日,相信广大用户消费者都已经习惯、默认接受了它俩。尤其是天猫,在我消费我光荣的氛围下,在不遗余力的宣传推广下,可以说这只”猫”已经实现了华丽转身。所以,排除”蝌蝌啃蜡”这样几乎绝对的奇葩,对企业名字还不能太早判死刑,因为它的命运更取决于企业自身的发展。一个平庸甚至有些争议的名字完全可以通过企业自身的实力来扭转乾坤。

至于”爱彼迎”被很多网友关联至成人情趣品,不得不说他们实在太调皮、太邪恶了。但是”爱彼迎”的确算不上出彩,因为它把最基本的问题搞砸了:读音。”彼”和”迎”这两个字分开来读没有任何问题,本身的寓意也还好,但由于”迎”的拼音Ying是整体认读音节,没有声母和韵母的拼读区分,在发音上跟韵母”ing”基本是一样的,而”彼”的拼音Bi碰到(Y)ing后,就会形成连读效果,也就是”Bing”的发音。而bing这个拼音也没有产生跟Airbnb相关的积极联想,比如拼音为bing的负面意象汉字有”病”,还有不相关的中性字饼、冰、兵、并……品牌名字在中国市场的确面临方言的问题,但普通话这关是必须要过的。”彼迎”在一起所可能产生的普通话连读发音效果,是个不小的硬伤。可怜”必应”躺枪,也热闹了”爱饼””iBing”等恶搞版本。

有意思的是,一些善良的评论说名字起到这份儿是绝对用了心的,因为这样可以引起人们的兴趣、让人们记住。也难为他们设身处地为”爱彼迎”着想。谁知道呢?毕竟,”爱彼迎”还没有到”蝌蝌啃蜡”的程度,只能祝福它成为”天猫”了。

关于客户反馈

理想的翻译流程少不了客户的参与。客户反馈就是非常珍贵的资源,它有助于更直接地捕捉客户偏好,细腻把握好产品/品牌文案风格,也是向客户展示自己服务水平的理想机会。但是,并不是所有客户反馈都是有效的,实际上,客户完全可能提供内容是错误的反馈。而不管反馈内容是有建设性的,还是有原则性错误的,作为翻译服务提供方,我们都需要做出回应。而经常地,越是”错误”的反馈,越要针对性地进行更详细的解释,不但要内容专业,而且要语气专业。 Continue reading 关于客户反馈

A language difference between Chinese and English: classifiers

Chinese and English are two languages different from each other in both macro and micro ways. In this post I want to briefly talk about one micro difference: the usage of classifiers.

Classifiers, also called counter words or measure words, are used to accompany nouns and to classify/measure the noun depending on the type/amount of its referent. Classifiers are not a common feature of English but in Chinese they play an important role. Continue reading A language difference between Chinese and English: classifiers

Be alarmed at and open to the evolving Neural Machine Translation

Google debut its neural machine translation product (GNMT), which based on their arguments and real examples can be called a milestone in machine translation. I do not fully understand the involved technologies explained, but I am amazed by the translation examples they provided which are much better and smarter than the previous performance. All these mean human translators are welcoming a powerful partner or a threatening competitor. Continue reading Be alarmed at and open to the evolving Neural Machine Transl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