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妖娆的小身段——健身日记开篇

大学时,我们班女生一大癖好是谈论哪个宿舍的胸部最傲娇。“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得还真是没错:隔壁宿舍全是大胸,一妹妹瘦得说皮包骨头也不为过,可人家的胸照大不误——D杯。相比之下,我们宿舍就太含蓄了,C是门面,然后一群A和B。在那个青葱的年代,对线条的直观理解也就是胸大了。

可是,线条远不止于前突,至少还要有后翘。女权主义者也许会反对这样限制女性,但我还是觉得前凸后翘比较妖娆,悦人悦己何乐不为呢。 Continue reading 哦,那妖娆的小身段——健身日记开篇

掌勺时间 – 此心安处是吾家

烧饭的技术不高,但能DIY凑出一桌总觉得小得意,也有一种别样的家的感觉——虽也说不清那到底是什么,只是觉得很温馨舒服,想到一个文艺的句子“此心安处是吾家”,查了一下出处,原来还是东坡的一首《定风波》: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教分付点酥娘。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云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东坡,又是一个传奇的故事。:)

跑题了~~上图: Continue reading 掌勺时间 – 此心安处是吾家

我的小心脏

偶尔碰到一些那十年的故事(见下文抄录)。如果这些记录条目都是真的(啊呀我的小心脏……),再加上这三四十年开山挖地的经济腾飞,估计对面人说的真没大差:“内地除了地名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本人的愿望之一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现在看来,不但这书没看到火候,路上也尽是伪迹,所以这个愿望最多也就能实现一半吧。但是呢,与其感慨那些不知道的历史,倒不如想想现在和未来,说不定会做点儿有意思的事儿呢,毕竟现在是一个好棒的时代。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小心脏

大厨露怯了

答应这周要做红烧鱼,也果然毫无悬念地露怯了——鱼皮儿破了,鱼身两半了,而且跟想象中的红烧鱼基本没有关系,而这些都是清蒸绝对不会发生的!但我也小报复了一下:这次用的是鲫鱼,而不是鲈鱼,鲫鱼的小刺儿可不是一般地多,怕鱼刺的你知道我厉害了吧——以后不准干涉我做鱼的方法!:) 上图喽 Continue reading 大厨露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