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一周的任务

已经参与《董浩云日记》项目翻译有两天了,好消息是这次的翻译项目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不怎么好的消息是,我发现自己被学习的贪心吞噬着,处于被信息淹没的边缘。为了整理一下贪婪的行为,我想可以在未来的一周内进行一个调整,除了完成翻译项目的任务之外,着重做到以下几点:

1,CAT。在五一的三天里痛痛快快地搞CAT,在OmegaT的同时,尝试Wordfast的效果,并一鼓作气了解Linux for translator 的思想和内容。同时把《翻译新视野:计算机辅助翻译研究》这本书的思想搞明白。

2,教育。对于《西方教育思想史》有一个大体的笔记、了解和思考。

3,整理delicious书签,里面的东西都是感兴趣的,我想通过整理能翻出不少沉淀的好东西,更能提供不少的线索:)。

未来一周能做好以上几件事情,我想就能至少保证有一个相对规则的学习生活轨道,加油,期待自己的好消息。

做事要有目的,理想也要培养

要是放在几年前,我可能觉得标题的表达太俗了,而且显得人太有心机。但是我现在觉得,在做绝大部分的事情之前和期间,甚至之后,都要明确自己的目的是什么。不然,很容易没有方向感,进而产生忙忙碌碌、碌碌无为的杯具。

另外,理想不是拍脑门就能拍出来的,而是要苦苦地去寻找。我之前总以为那些成功的大人物都是天生就知道自己的理想是什么的,总以为后天苦苦找寻的理想不算理想,理想嘛,应该是很天然纯美的东西,哪能那么俗呢。现在想来,可能我之前的想法是不对的。理想是基于现实的,不经历现实生活的考验怎么算是理想呢?毕竟理想是为了让现实生活变得更美好。

关于就业问题的困扰和自我医疗

近半月以来,我有了更多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被就业问题困扰着,甚至达到了心神不安的地步。

我之所以有这样的疑惑有两个起因。第一,近来我发现梦想中的这所大学就是一所vocational school for language practitioners(这么说并不是要贬低,而且我也没必要这么做,毕竟我也是它的一员,而且我相信这在国内来说还算是不错的学校了)。当我意识到这一点后,我深刻地知道这种氛围中只会产出三种学生:糊里糊涂来,糊里糊涂去的混文凭学生;每天忙忙碌碌,毕业时碌碌无为的被动接受教育的学生(当然,这些学生很有可能是能说会道、外语口语呱呱叫的 );叛逆但能做出一点东西的学生(类似于美国大学那些辍学的黄金一代,当然,我想这种可能不大)。我想,凡是真正有点想法的人都不会选择庸庸碌碌,但问题在于,如何去做,甚至说,做什么。 第二个引发我想到就业问题的原因是,因为我之前一段时间被involve进项目实习,感觉挺好,至少感觉上是专业的,但这半多个月以来实习可谓戛然而止——对于我来说是的。我曾经记得老师说过,服务部的实习就是大浪淘沙,表现好的就留下,能力不行的就out。可能的确是我能力不达标,但问题在于,难道学校这边的路堵上了,自己也把自己堵上么。我并非雷厉风行之辈,至少目前还不是,而加上自己一些听说的基本能力的确存在问题——这对language practitioner是不可饶恕的硬伤,我自然对一年之后的就业问题有所担心。

而我在做的努力是。一开始,我计划每天翻译一些informative&interesting的网络文章,但翻了几天发现这不会有太大的效果,因为这类似于闭门造车——没有审校而且读者不明确,是纯粹的自娱自乐行为,而自己的时间和精力都是耗不起这么玩的,所以,我放弃这种做法了(这里要跟一位好朋友说声不好意思,因为我这个好朋友是当时这个想法的唯一观众)。然后,我开始大力解决听说问题(前面说过,我的听说能力有不可饶恕的硬伤)。当然这里还牵涉到一个问题,实际应用的问题:我的一个好朋友曾经鼓励我说可以考虑在网络上找一些国外的offer,这样既能练习实际应用语言的能力,又能学习如何处理现实工作问题。我当时对此建议表示不自信,然后就不了了之。上海是中国的纽约,最不缺少的就是机会,而对此,我却没有多少切身的体会。 但是,我至今还是认为至少五一之前没有必要出去拉拢兼职之类的:兼职有高低端之分,低端的做来不划算,高端的却顶不起来。

关于就业我曾经说过,如果读书的时候为就业烦恼那就是自己把自己看低了。的确应该重拾年少轻狂的劲头了。我很矛盾的是,关于就业、职业、事业这些在人生中的地位是什么,打工从来都是为资本家干活,而为自己或者为所谓的高尚事业而工作需要怎么做呢?创业?

既然身在这个体制中,考虑到学校对两年的研究生课程设置是一年全日制上课,一年全日制实习,我给自己的任务是在这未来的三个月里,把听说的能力提高一个层次。我相信只要能打破这一个局限性,就可以相对自由地朝着do translation and education 的方向进发。

不怕,不怕,勇往直前

年后开学以来,身边的人好像一下子都特别注重保养、养生,大部分人都怕:担心吃的东西有问题、担心运动的太少、担心容颜易老……也的确有不少人出了身体、精神上的问题,很令人震惊。一向不怎么在乎这些事的我也有了一些害怕:怕身体出问题、怕容颜老得太快——毕竟我还没到随时“超度”自己的能力,哈哈。但是,和好朋友聊过之后,释然了,不怕不怕,勇往直前。

比如,久坐不动的生活方式很有可能引发什么神经萎缩之类的病,但是,Richard Stallman呢,这个把运动视为最无聊的事情的开源社区的领袖不是活得好好的、健康得很么?

总之,别怕,上帝知道他的孩子想要什么,担心都是徒然。不怕,不怕,勇往直前。

从真实的工作场景想到个人发展问题

昨天和一个外贸公司做事的朋友聊天,上午的专业课老师谈到译者(社会)地位与译作被接受程度的关系论点,下午学院和昆山市政府外办签署合作意向书,这几件事都涉及了一件事:真实的翻译相关工作的内幕。

我的那位在外贸公司做事的朋友说,公司只是把你当作干活的工具,领导只会在你休息不干活的时候注意到你,而你拼命工作的时候他却从来没有在场过。

上午的专业课上老师谈到一个译者地位的问题,他认为译者的(社会)地位高低很能左右东家的挑剔程度:比如一个无头衔的译者可能就会受到很多无谓的刁难和排斥,而一个大教授的译作哪怕有不妥的地方也不会受到什么质疑。

下午昆山外办的领导“教导”我们说,每一件都要细心加小心,要养成“向领导请示和报告”的习惯(因为领导之所以能成为领导是因为他比你聪明)。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少的犯错误,维持一个良好的形象。

道理大部分外语专业的人都明白:现实中没有那么理想的工作条件——只做口译或者笔译,需要做除了翻译以外的各种事情,而牵涉到集体利益或者领导面子问题的时候,说话处事更是一门学问。

明白道理只是一小步,不然人人都是伟人了。

每进入新的一天,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四周围满了墙,这个墙来自外界和自身。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拼命想要推翻、敲碎这些限制自己的东西。外界的东西我左右不了几分,但是自身的局限性却是必须要攻克掉的,只有尽可能多地攻克自身的局限性,才有更多的机会和可能才做自己想做的事,哪怕是发现、发掘真实的自己。

很多很多的人问我生活的目的是什么/想做什么职业/追求是什么……

个人是离不开社会的大环境的,个人的理想(如果有的话)是源自社会需求和社会现实的。

到月底就是小表弟的生日了,我还记得过年的时候我去他家,他贴在我耳边说“姐姐,昨天晚上我梦见你了,我今天跟哥哥一直在说,`姐姐怎么还没来,姐姐怎么还没来`”,我当时听了眼泪就要流出来了。我多想把我知道的那些都告诉他,让他有足够的分析能力而不至于被农村那些恶劣的考试教学给毁了。但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我又能告诉他多少呢?

我不想说要改变多少教育和社会的问题,我只希望能尽可能多地发现并利用上帝蕴藏在我身上的能力和智慧,哪怕只是将其用于一个小小的圈子里。

洗盘子的道理我听过,做的越多错的也越多。我已经在洗盘子了,而且不准备停下来。

当发现做法不对,怎么办

当发现在做的事情不对头头,该怎么办。是立马放弃还是坚持。

在做的实习项目,让我产生了很大的疑惑:这是在训练什么?训练规范,比如对标点符号的规范,译法要统一。这是对的。专业就要细致到每一个标点。但是整个翻译时间的三分之二都在查文献,保证术语统一。可是这不是完全可以让机器来做的事情么?

这时候应该怎么做呢?

开篇

这年头,可能除了做爱,什么都讲究个经验和阅历。这没有什么可指责的,毕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资本家”要的是能直接干活的劳动力。有志于翻译行业、希望为教育做点事,在神奇的国度,起步阶段所面临的窘迫更是可想而知。但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办法总比困难多”,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总会拨开云雾见青天。列出如下几点,作为自省自勉。

第一,对经验和阅历的注重是源自对技巧和智慧的追求,目的是提高效率和价值。而这些主要是通过研究能力和操作能力来实现的。换句话说,要有触类旁通的能力,而锻炼这种能力就是要用心在平时。

第二,坚持是成事的关键因素之一。找到自己的方式,然后不断地改善这个方式,坚持做下去,自助者天也助之。

第三,凡事都有代价和风险。成年人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当做出选择之后,就要忍受这个选择带来的系列后果。通俗地说,要肯吃苦,要能承受考验。并且,所有这些努力并不能保证百分百的成功。收获在路上。

是为开篇。